2013-11-02

黑暗森林馬戲團.08 「月光與黑.下」

又是拖了好一陣子的純情狼人篇下半部
另外這將是本部落格最後一篇的『暗い森のサーカス』翻譯
原因將會在結局後解釋,也希望有興趣的朋友先把本文看完再來看分隔線下XDDDDD



  我,倒在一個寒冷的地方。
  一旁則攤著,男人和女人的屍體。
  就算是什麼也不明白的我,也清楚知道他們已經不是活人了。
  周圍是一片的鮮紅。
  要是在這麼黑暗、荒涼的地方目擊到這種光景,不管是誰都會逃跑的。
  好害怕,非常的害怕。
  所以我,逃走了。
  逃跑許久後終於看見了一棟大房子。
  是一棟大大的、像是把兩間房屋連在一起的房子。
  因為實在是冷得受不了了,便想走進那棟屋子裡來取個暖。
  聞到一股不知為何有些懷念的味道,這是什麼呢?這種感覺。
  感覺彷彿直到剛才都還有誰在一樣。是人的味道。
  蠟燭正點著,暖爐裡也傳出了新添的炭的味道。
  等等,「蠟燭」,還有「炭」,是什麼?
  明明就不知道那些語彙的意義,卻又理解那些是「蠟燭」和「炭」。
  讓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在蹲在屋子裡、思考著這些事的時候,我則因為肚子餓而開始找起屋子裡是否有什麼可以吃的。
  另一邊的房間裡傳來了很香的味道,非常香的味道。
  我朝那個方向走去,確認了是什麼發出的味道。

  是「湯」,放了雞肉和野菜的「湯」。

  又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知道。
  明明就不知道什麼是「湯」,但當一看到時,我就變得完全無法壓抑自己,朝鍋子伸出手開始大口吃起了「湯」。
  就在專注的狼吞虎嚥了那鍋「湯」、途中想喘口氣的時候。
  無意間看到了自己的手臂。
  「這、這是什麼啊,這不是,人類啊。」

  全黑而、毛茸茸的手臂。剛才還專注吃著的「湯」的雞肉與蔬菜的碎片則散布黏在上頭。
  以及映在「湯」上面的,尖銳的牙齒和大大的耳朵。
  我吃驚得當場打翻了那鍋湯往後一倒。
  在微微搖曳的蠟燭火光中,我陷入一陣錯愕。
  該不會,那些屍體……其實都是我幹的吧?在那種想法閃過腦海後瞬間便變得坐立不安了起來。
  在思考著那些事情的漫長時間中,外頭已經自夜晚變成白天了。
  從純黑色,逐漸一點點的變化成青白色的早晨。
  聽見外頭的鳥叫,感覺涼爽的、飽含水氣的空氣開始飄浮在四周。
  意識逐漸遠離,眼前瞬間化為一片空白。

  「啊啊,怎麼會這樣呢。啊啊,要死掉了嗎?啊啊……」

  我當場倒了下去。
  接著,這時我做了一個夢。
  巨大的狼,浮現在夜空中。
  那匹狼瞪著我如此說道。

  「───我要給你們永遠都不會消失的,無比的痛苦。」

  夢中的那匹狼,一直在瞪著我。
  令人不快的夢。
  我和那匹狼好像啊。
  不對,我本來就是狼啊。

  我擁有著和野生動物相同的感官。
  就算煩惱於那些事情,也思考了其他許多事情,但在那之前肚子好像又餓了起來。
  狼吞虎嚥著剩下的湯。
  那種不斷輪迴的時間就這樣持續了三天。
  已經是一大鍋的湯或者食物都幾乎見底的時候了。
  是因為身體的關係嗎,相當的容易餓。
  快受不了了,不找點東西吃不行。
  但是,在這附近是有什麼可以吃的嗎?
  對了,就去採樹上的果實之類的吧。反正這附近有很多樹,隨便找找應該會有很多可以吃的東西吧。
  於是我在隔了三天之後再度出門。
  並不是因為不用出門。
  而是因為我害怕出門。

  乾淨的空氣、藍色的天空、充滿綠意的味道,一踏出大門後一切都如此清新。
  我立刻進入森林的深處,開始尋找可以吃的食物。
  走了一陣子後,最初發現的是橡實。由於落在地上的量相當大,就在那撿了許多。
  一旁則是栗子樹,樹下也落了許多的栗子。
  雖然碰到栗子外皮的刺會有些痛,但還是撿了很多。
  接著是看來顏色鮮紅的果實。雖然外型看來很像草莓,但果蒂的部分形狀卻很奇妙。
  「那個是雪莓喔。它只會在冬天結果而已。蒂的地方長得就像雪一樣很可愛呢。而且啊,還很好吃喔。」

  聽到那聲音,讓人不禁大叫一聲當場癱軟無力。
  跌了個狗吃屎啊。太滑稽了。
  而且還被看到了。是誰呢?是人嗎?大人嗎?還是小孩?該怎麼辦。
  那樣的思考瞬間在腦中衝突大作。

  猛地轉過身,一個女孩就站在那。
  「你好啊。請問你───是誰呢?」

  嚇了一大跳。
  是個女孩子。
  紅色的頭巾和,雪白的膚色。
  拎著個放了許多花的籃子。
  毫不害怕的朝這瞧著,甚至還面帶微笑。
  無比,安穩的空氣。
  我終於下定了決心說道。

  「你,不怕我嗎?」

  接著披著紅頭巾的女孩便以開朗的聲音說道。
  「不會啊,一點都不害怕。」

  聽見了想都沒想到的答案,令人當場傻住。
  我繼續如此問道。
  「為什麼,不怕我呢?我的外表可是這副德性喔。搞不好我會用這副尖銳的牙齒,把妳殺了也說不定喔?」
  聽見那番話,她笑著回答。
  「因為你啊,看起來人很好啊。我什麼都看得出來的。」


  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因為我,從未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
  一般來說只要看到了如此外表的怪物,絕對都會感到害怕,說不定還會立刻當場逃跑。要是有持武器的話,或許也會立刻朝自己攻擊的。
  明明心裡充滿著那樣的不安,但此刻卻是這般狀況。

  「你是在找,吃的東西嗎?我也幫你一起找!」
  她伸出了手,對癱倒在地上的我說道。

  被小小的手給牽著,逐漸朝森林的深處走去。
  好不可思議的感覺。
  一直以為人類會對自己造成危害,但這個人類女孩卻對自己這麼溫柔。
  當更深入森林深處時,便出現了略為變寬的道路。
  傳來了聞著有些酸酸甜甜的,舒適香氣。
  「這個香味啊,是一種叫做『金木犀』的花的味道喔。」

  就算什麼也不說也會主動告訴自己,讓人好開心。

  「這樣啊,好香的味道。」
  坦率的那樣說道。
  進行著聽來平凡無奇的對話,就只是,手牽手一起走著而已。
  但即使如此,我也感到好快樂。讓人感覺好充實。
  當剛才才告訴自己的、名為金木犀的花香氣更加轉濃的時候,遠處朦朧看見了一道門的影子。樣子看來似乎是由石頭堆砌而成的。
  直直走到那道門前時,我們停下了腳步。
  神聖的氛圍,充斥在廣場中。

  「傳說中,狼群的神就住在這個地方喔。沒有什麼人會過來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大家都說絕對不要過來。」

  透過門扉的柵欄望向廣場,的確是看來十分美麗的地方。
  廣場的中心則有一道泉水,源源不絕湧出透明的清水。
  「我們還是不要進去裡面吧。大家都說了『不要進去』了。那就不要進去吧。」

  當女孩這麼說的瞬間,神殿之中便有某種事物開始蠢蠢欲動。
  雖然女孩似乎是看不見的樣子,但,我卻看得見。

  巨大的「黑影」。

  緩緩的、緩緩的蠢動著。
  接著,它毫無疑問的化成了「野獸」的形狀。
  那就是所謂「狼群的神」嗎?
  我不禁目不轉睛的,直瞪著眼前的那事物。

  「──!───!咦!──吶!喂──!!」

  因女孩的大喊而騖地回過神來。
  「你終於回過神來了,我嚇了一跳呢。我還以為你是只有腦袋神遊到那兒去了呢!呼……」

  女孩似乎一直試圖要和我對話的樣子。
  我卻完全沒注意到。

  「抱歉抱歉。」

  雖然先道了歉,但卻無法抹去那無法言喻的恐怖,以及即使察覺恐懼仍依舊湧上的好奇心。
  「大家都說不可以靠近」就如同她所說的,那裡存在著些什麼。
  只是待在那就愈來愈感到害怕。

  離開通向廣場的道路,為了尋找食物我們便稍微更往深處移動。
  雪莓、胡桃、栗子、橡實還有紅茶葉,全部都是看來很美味的東西。
  為了什麼也不認識的我,她非常詳細的對我說明每一樣東西。
  在那之中最吸引我的則是,
  被稱為「月淚」的,發出青白色光芒的奇妙果實。
  據女孩所說的,那是種如果不是在月亮升起的時間內就不能食用的果實。雖然是只有小指頭那麼大的果實,但受其吸引的我還是將它給帶回了家。

  「太陽差不多要下山了,我們回家吧。」
  天空已經開始染上了一片紅橙。
  「對啊,我們回去吧。我也採到了很多食物,就一起幫你帶回家吧。」
  女孩這麼說,便將放在籃子裡的大量樹果和果實一起幫我拎回了家裡。
  好開心。
  好幸福。
  因為曾以為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這種時候,才會自然的想說出一句「謝謝妳」來。
  嘻嘻笑著的那女孩,真的好可愛。愈想就愈覺得,真是個令人憐愛的女孩。
  在歸途上,兩人說了很多的話。
  比如說今天發生的事,或者關於採到的樹果。偶而說說她喜歡的東西,偶而說說關於我的事情。
  關於我的事情,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吧。
  因為關於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的原因或理由,那種事情連我自己也不曉得。
  走到了家門口前的我們,將樹果擺在小小的桌子上。
  「呼──好累啊──但是能夠在晚上以前回來真是太好了呢。」
  女孩邊這麼說,邊坐到了地板上。

  「妳不回去沒關係嗎?天色已經變得這麼暗了,不快點回家會很危險吧?」

  我有些擔心的對她說道。
  接著女孩,說出了令我意想不到的話來。
  「不用啦,因為,我沒有家啊。雖然說是有,可是卻沒有我的位置啊。所以啊,我才不要回家呢。」

  我沒有,家。
  就算花費數秒思考其中的意義也無法理解。
  是沒有家人嗎?或者是說,雖然有家人卻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嗎?
  女孩的確是說了「沒有自己的位置」。
  我問道。

  「所謂沒有妳的位置,這是什麼意思呢?」

  一臉陰沉的,女孩回答。
  「我有媽媽和爸爸,還有哥哥。可是媽媽都不理我,哥哥也都不理我,我就變成一個人了。」

  原來如此,這個孩子是被當成「礙事的東西」了啊。

  而且,還是被家人們這麼想的。
  發生這種悲傷的事情真的好嗎?
  發生這種悽慘的事情真的好嗎?
  開始非常同情起女孩的我,這麼說了。

  「真可憐……今天就和我一起待在這房子裡吧。這樣的話,妳就不會寂寞了。」
  女孩雖然雙眼通紅,卻還是浮現出了滿臉的笑容。

  「我啊,可是會做菜的喔。所以我就用今天採到的東西來做菜吧。」
  她這麼說後,便提著材料往廚房走去。
  抱著看來很沉重的袋子,腳步也看似撐不住的搖搖晃晃著。有些擔心的我便抱住了那袋食物和她一起朝廚房走去。
  才這樣的年紀就懂得做菜,在平日裡雖然可說是相當令人佩服,但太了解關於她的事之後與其說是佩服,心情卻是變得有些難過。
  幸好,雖然家中的食材已經差不多要被吃完了,但還有留著些蔬菜和調味料,於是我們便用那些材料來做菜了。
  也發現到在地下的儲藏室,還有一定份量的食材儲存。
  起司、肉乾、唐辛子還有瓶裝的大蒜。
  我們把所有能用在料理上的食材都帶回了廚房。
  在注視著那些材料、皺起眉頭像是思考了好一陣後,女孩馬上開始進行料理。
  將肉乾丟入沸騰的熱水中,燉煮數分鐘。沒過多久,屋內便開始飄起了美味的香氣。
  將大量的鹽和胡椒灑入其中,再放入切碎的起司和奶油。從煮到冒泡的、帶有起司與奶油滑潤光澤感的熱湯表面上,不過一會便散發出令人垂涎的肉香與起司香氣。
  稍煮一會後,再將高麗菜、馬鈴薯以及香菇之類的東西加入鍋中,只要再讓它燉至沸騰就差不多完成了。
  在湯碗內倒入兩人份的熱湯。
  之後再打碎些方才在森林裡撿到的胡桃灑上。
  這樣子特製濃湯就完成了。
  雪莓則小心的將蒂給去掉盛在盤內。
  這種雪莓似乎在去了蒂之後,就會像是冷凍般的凝固變硬,也可隨著個人喜好改變吃法。
  如果要在像是半結凍的狀態下吃它的話,那就是把蒂去掉後略放一會再吃。另外要是想以平常吃水果的方式吃它的話,那不去蒂直接吃掉果實似乎也很美味的樣子。
  接下來是「月淚」。我們則將它直接帶到了餐桌上。
  這種水果聽說是要到月亮升起之後才能夠吃的,正好現在也是月亮升起的入夜時分,所以應該沒問題了吧。
  擺設在餐桌上的,濃湯與果實。
  不僅香味四溢,色彩也很繽紛。
  壓抑住興奮的心情,兩個人一起坐上了餐桌,鬆了一口氣。

  「來,快吃吧。我肚子已經餓了呢。」
  女孩表情看來迫不及待的說著。
  我的肚子也早就是飢腸轆轆了,畢竟因為一整天都在森林裡走動的關係。
  女孩一定也已經很累、肚子也餓得不得了了吧。從那表情中也早就能讀出她此刻的狀態。
  握住湯匙,喝下一口濃湯。
  真的好好吃。好吃得就像是,彷彿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一樣。

  「好好吃!真的好好吃喔!」
  聽見我這麼說,女孩也一臉高興的回應,「真的嗎?真的嗎?那就多吃點,還有很多喔!」
  好開心,好幸福,只想得到那些詞彙。就因為當發現時自己是孤單一個人、一直都好寂寞,所以能和某個人一起吃飯才會是這麼幸福的事情。
  說不定,她和我是一樣的。
  當她發現時早已成了孤獨一人,說不定也是誰都不理不睬的活到了現在。這樣應該很寂寞吧。
  兩人喝著熱湯,等喝得差不多時便將手伸向果實。
  吃下盛在盤內的雪莓。
  全部裏頭有一半是去了蒂,另一伴則是還留著蒂,這樣才能夠品嘗兩種不同的味道。這也是女孩的心思吧?真的是個好溫柔的孩子。
  花了些時間煩惱著該先吃哪種才好後,我先將去了蒂的雪莓放入口中。
  在發出沙沙聲的同時,口中也滿滿散發出了酸酸甜甜的香氣和味道。
  好吃得讓人難以想像。我已經完全被那種味道給迷住了。
  看著一口接著一口將雪莓放入大口中的我,女孩笑了出來。

  「什麼啊,怎麼了啊,有什麼奇怪的嗎?」我嘴一邊嚼著一邊說道,她則回道「你果然是個好人呢」,接著也一口將去了蒂的雪莓拋入口中。
  「啊,差不多月亮也要升起來了吧。月淚也應該差不多可以吃了。」

  無意間瞥向「月淚」,它發出的光已經比剛才更強了些,變成了半透明的模樣。幾乎能看到另一面的透明果實,真的好美。美得彷彿會迷惑每個人、令人為其所吸引般,飄散著某種妖異的氛圍。
  女孩揀起一顆果實,剝去果皮之後遞給了我。
  我咬下一口那神秘的果實。

  噗啾。

  不可思議的味道。
  當感覺到那股味道時,一股彷彿飄向空中的感覺包圍住我的身體。
  在此同時,我的眼前突然變得一片漆黑,家中的景象一個接著一個改變。我則看見了難以置信的光景。

  這間房子裡的時間正在倒轉。

  除了如此比喻之外找不出其他的形容。
  眼前就是女孩,她就靜止在吃著果實對著我笑的狀態中。只有周圍的景色正在急速的變化。
  消失了的蠟燭,一點點的向上生長,亮起火光。
  披著毛皮的男女,懷抱搖籃背對著自玄關走入屋內。接著如流水般轉動的光景啪的突然停止。

  仔細一看,那對男女就是當我醒來時躺在身旁的屍體。而且女人緊抓的搖籃中,有個毛茸茸的漆黑嬰兒正沉沉睡著。
  到此我便領悟了一切。

  這個嬰兒就是我。
  這對男女,就是,我的父母。

  雖然還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至少還能理解這件事。
  接著,那對男女站立著的空間之後開始扭曲,捲起了巨大的漩渦。
  我雖然立刻就想要逃跑,但全身都無法動彈,只能一直坐在餐桌前注視著那片景象。
  從那漩渦捲起的空間中,緩緩溢出了道小小的黑影。
  我知道我曾經看過那道影子。

  我感覺到了恐懼。

  溢出的黑影,逐漸的逼近我的腳邊。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聚集的黑影逐漸成形。
  緩緩地,自下朝上如黏土般的逐漸凝固成形。與其說是形成,或許說是集聚還更加正確也說不定。
  最後,那道影子化為了完整的形狀。
  那是一條漆黑的「狼」的形狀。
  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因為那匹巨大的狼,就在眼前注視著我。
  就這樣瞪著膽怯得甚至發起抖的我,巨大的狼緩緩張開了生長著尖銳牙齒的大嘴,如此說道。

  「你的身體會變成那樣,都是因為你的雙親。就是因為他們為了慾望,殺害了無數住在這森林裡的動物還有我的孩子。這就是他們的報應!」

  聽到那番話,令我不禁愣住了。
  巨大的狼就彷彿要繼續追擊下去般說道。
  「你的雙親他們試圖想要殺了你。因為你的身體受到了詛咒。但是你和你的雙親不一樣,你才剛誕生在這世上而已。所以,我才會讓你活下來的。你懂這其中的意思嗎?」
  我回答巨狼的問題。

  「是為了讓我,感受到罪惡和,感受到,痛苦嗎?」

  面露冷笑的巨狼說道。

  「沒錯,永恆的苦痛。直到你生命結束為止都要用那副模樣活在世上。而且,雖然你現在可能還不懂,但你馬上也會開始渴望起『血』了吧。我要讓你看看何謂地獄。你就給我好好撐著吧。要恨的話,就去恨你的雙親吧!」

  叮的,開始感覺到猛烈的耳鳴。
  下一刻突然,喉嚨猛地便得乾渴,肚子也餓了起來。

  ─────是肉啊,是血啊。

  好想要血、好想要血、好想要血、好想要血。
  好想吃肉、好想吃肉、好想吃肉、好想吃肉。

  下一個瞬間,場景突然間回復了。

  當回復時看見的,是倒在混亂房屋中的,女孩痛苦的模樣。

  「好、好痛……住手……住、手……」

  我感覺,自己的理性正在停止運作。
  我的身體,只一心的在渴求著血、渴求著肉、渴求著生命。

  一旁的巨狼露齒而笑。

  「如何啊,無法忍耐對吧?很想要對吧?那孩子的血、肉還有生命。」

  「吃掉她。」

  「來吧,吃掉她。」

  「喝下,那孩子的血。」

  「將那孩子的,生命,吞噬至盡。」

  那些言語不斷不斷的反覆在腦內播送。
  不可以,那是絕對不可以吃掉的,重要的人。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我才不是狼。人類,我是人類啊。所以,我才不會去吃人,也不想去吃人。我不想失去妳。不可以,快住手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快停下來,我到底在做什麼啊。啊啊。


  然後,我將她,給吃掉了。


  我就因此感到了滿足。
  吃了她,我因此,感到了滿足。
  對那樣的自己燃起的無盡厭惡感與後悔,讓我哭了出來。
  抹上了「女孩」鮮紅的我,大聲的,無數次無數次的哭嚎著。
  那陣哭聲,聽來早已就是狼的嚎叫。
  是遠吠啊。
  彷彿野獸在夜裡,對著月亮吠叫著。簡直就是那般的叫聲。
  在自己發現了這件事情之後,我再度哭了出來。
  但是從這喉間擠出的,除了野獸的遠吠之外不做他想。
  「這就是苦痛啊。你是無法贏過自己的欲望的。就像你的雙親一樣。」
  面上浮現冷笑的同時,巨狼拋下這句話消失於虛空中。
  只有寂靜與悲傷,包圍著我,以及曾是那女孩的物體。


  我拼命的道歉。


  拼命的哭泣。


  我只是個在此刻,只能做到這種事的,無力存在。


. . .


  在那之後,我只是一個勁的在對女孩道歉。
  當我發覺時,早已是四周開始明亮、冷冽的空氣撫上面頰的時刻了。
  曾是那女孩的物體,仍是毫無改變的存在於眼前。

  虛無。
  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時間、聲音、一切,都變化為無。
  那女孩如果沒有遇見我的話,就不會死了。
  不管是開心的時光、那道聲音或者這份心情,全都已經無處可去了。
  只有在這房內,只有那份心情不停的反覆飄於空中而又墜入地面罷了。
  我決定要將她埋在那棵雪莓樹下,並且用我的一生來贖罪。
  撿拾收集起變得又白又細如棍棒般的女孩,將它們裝入了麻袋中。重量是讓人吃驚的輕。令人悲哀的是,那袋子很輕鬆的就能被提起來。
  沿著一同回家的路反方向走去。
  在抵達那顆雪莓樹之前,眼淚也停不住的流著。
  停不下的眼淚落至地面,濡濕了土地。
  走了好一會後,便能看見那時的雪莓樹了。
  上頭還清楚的留著我們兩人一同摘果子的痕跡和雪莓的蒂。
  將放著女孩的麻袋放在一邊,我開始用自己的手挖掘果樹的根部。
  濕潤的土壤包纏著手。
  為了不要被別的動物給挖起來,我刻意將土挖到深處,將女孩埋在那裡。然後再在上頭舖上土。
  在無數次反覆這無機質的動作後,我終於埋葬了女孩。


  全部都結束了。


  至今雖然還有傳來土壤摩擦的聲音,但當那聲音停下之後才發現這片森林是如此的寧靜。
  最後我則在這片舖上土壤的地方,添上一朵開在不遠處的花。

  「對不起,對不起。」
  不管說多少次,她都不會聽見吧。
  那種事情自己也懂,但是,也只說得出這句話了。

  但是,我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奪去了她的生命與未來的自己。
  就算要犧牲我自己的生命也無所謂,要犧牲我的一切也無所謂。我只想要追回她的時間、讓她得到幸福。

  所以我在那一夜,前往那座石磚廣場,為了那個願望而祈禱。
  是在那棵雪莓樹後再走一段路的位置。
  看著道路的前方,馬上就能看見和之前毫無改變的石磚廣場入口。沒有那時看見的黑影。下定決心,我踏入了被月光淡淡照亮的廣場。
  只有我的腳步聲迴盪在廣場中。
  奇妙的空間。
  在神殿中沒有那時見到的黑影,只有開了一個洞的空間中積著漆黑的煤炭。
  我跪坐在泉水前,雙手合十祈禱。

  「神啊,我拜託你。無論要犧牲我的什麼都無所謂,只求你能讓那女孩死而復生,讓她得到幸福。」

  只有我的聲音在廣場裡迴盪。
  接著突然,背後傳來了男人的聲音。

  「我確實聽到,你的願望了。我就來實現你的願望吧。」

  聽見那道聲音讓我猛地轉過頭去。
  在身後,一名無比高大的男子就站在那。

  比在看過的景色中的任何一棵樹都還要高上好多。
  帶著大禮帽,手持拐杖,那樣的他繼續低聲說道。
  「但是我有個條件。就是你要在你痛苦盡頭時、收下你性命的我下頭,工作直到魂飛魄散為止。」

  我問道。

  「所謂的工作,是要我做些什麼?」
  他聲音低沉的回答。
  「就是『表演者』。你就在我那,以『表演者』的身分工作吧。就因為我感覺到了你身上的才能,我才會出現在你面前的。」

  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雖然懷疑那名高大男子,但我又想試試看他是否真的能讓女孩復活。

  「你真的能讓那女孩復活嗎?我要你證明給我看。讓我看看證據。」

  聽見我這麼說,他便輕鬆地從森林中捏出了一隻兔子。
  捏著兔子的手巨大得無法言喻。
  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兔子。
  接著他,就用那副拇指和食指,
  將兔子,一口氣捏扁了。

  如此殘酷的光景。
  在被捏得扁扁的兔子上,他再次合起了拇指與食指。接下來,他開始緩緩做起了像是在拉扯著絲線般的動作。
  之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令人不敢置信的,完全扁平的兔子不是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原貌重新復活了嗎?

  恢復生命的兔子,就那樣逃得無影無蹤。
  已經沒有懷疑男子的餘地了。

  「這樣就明白了吧?來吧,你打算怎麼做?」

  聽著這番話,我沒做出回應的默默點頭。
  在他咧嘴一笑的下一瞬間,我的身體沐浴在月光中,蒼藍的熊熊燃起。

  那是強烈的痛楚。因為是活生生的被灼燒,會痛也是當然的吧。
  在燃燒途中,巨大的臉笑了起來。
  細細尖尖的牙齒下傳來尖銳的笑聲,男子注視著我。

  在藍色火焰中,經過一段時間後,我喪失了生命。
  死亡之後,我脫離了自己的身體飄浮在半空中。

  「這樣就可以了吧。接下來就拜託你了,請你遵守約定,快點讓那女孩復活。」
  男子巨大的手,伸向埋葬那女孩的土地。
  在土壤上貼起拇指與食指,像是在拉著絲線般向上拉扯。
  自土壤中冒出了麻袋。那麻袋的口鬆了開來,曾是「那女孩」的物體在半空中飄盪。
  接著從他指尖溢出的、成為了像是要包住那女孩的繭般的彩虹色絲線,立刻俐落地被剪刀給剪斷了。

  從那當中,出現的就是那時的「那女孩」。

  就跟在活著的時候完全相同,突然驚醒坐起身的女孩,就像是不懂發生了什麼事般張望著四周。
  然後,女孩便立刻站起身來,消失在森林的深處了。

  四周早已瀰漫著淡淡的光明,也聽得見小鳥的啼叫聲。
  我這才第一次發現到原來已經經過了那麼久的時間。
  從我出門之後,早已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

  這樣就好了。
  這樣子,她就能恢復原貌了。

  「她能夠得到幸福嗎?」

  當我這麼問,男子便望著我回答道。

  啊啊,應該可以吧。
  因為那女孩的未來已經回來了。
  她被你奪走的未來已經回來了。
  但是從現在起,你可不能想著要告訴她些什麼喔。
  因為她已經回到了在與你相遇以前的,普通的世界中了。你不覺得就應該保持沉默才對嗎?

  我靜靜的點頭。
  接著他,邀請我進入他的馬戲團。

  只有那一塊土地被削出個圓形的森林中,形狀如同瓢蟲,如鐵塊般沉沉的穩坐在那。
  自建築物的各處,五顏六色的蒸氣和著詭異的音樂一同噴出。

  「這裡就是,我的『馬戲團』。」

  我逐漸被那如瓢蟲般的巨大築物的嘴所吞沒。而男子也同樣的,被那隻瓢蟲的嘴給吞沒了。
  在發出「嘰、嘰」的聲響同時,那座馬戲團緩緩地,就像是生物般的開始移動。

  ──載著,一無所知的狼。


=====現實是很殘酷的,無論各方面=====

所謂的現實就是男主角畢竟是隻狼,小蘿莉的肉又應該也很嫩
還有也唱過月光と黒的このり魔王至今都還沒有跟マチゲ復合
還有就是就算我自認我很愛マチゲリータ(先不論那愛的內涵有多扭曲),但很多事情就是無法盡如人意

其實我應該有說過很多次,雖然我在這裡好像沒有表現出什麼有壓力的感覺
但不管我再怎麼臉皮薄,我也真的要開始寫論文給我指導教授批了……(死在地板上)
所以很多東西都一定要有所取捨,例如這系列的翻譯
其實沒有得到任何報酬卻這樣翻了四萬兩千多字我自己都覺得我自己真是個瘋子
不過真的就是一個「愛」字,雖然途中我一直覺得マチゲ在這裡使用的文字實在是我無法駕馭的領域,但還是咬著牙撐到了整本小說的一半厚度
中間也因為某些我個人遭遇到的轉折讓我徹底喪失自信,但至少做到一半的事情也該找個適合的段落畫下句點
所以這個剛好是半本書交界點的「月光と黒」就是我個人決定的終點

另外我無法肯定這會不會成為現實
但如果我得到的訊息沒有錯誤,中文版的『暗い森のサーカス』可能、應該、或許、說不定會在今年年底上市
放在書店的書架上時如果不意外應該會和惡之系列放在一起,但是那也是和我完全無關的事情了
……所以我說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只靠愛或衝勁就能解決的事情XD
不過我還是要說如果喜歡黑暗童話的朋友們,如果有多餘預算其實很建議大家去看看這本小說
這個部落格所翻譯出來的章節就讓大家當作不正試的試閱,感覺故事會是如何的走向

theme : VOCALOID
genre : 音樂天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