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7

黑暗森林馬戲團.06 「蛞蝓與碧卡佐.下」

拖了很久的碧卡佐篇終於在收假前一口氣結束了(抹臉)
大家喜歡虐待動物嗎?不可以這樣喔,絕對☆
(下接分隔線後部分)


  聽見她這番話的金加利與蛞蝓們,露出笑容說道。

  「為什麼呢?妳不是想早點從這裡出去嗎?」
  「要離開這裡的話,就得努力點啊。」
  「妳還可以的啦,我們也已經很累了,但還是一起加油吧。」

  五顏六色的蛞蝓們,一面推著碧卡佐一面說著。
  絲毫不讓她說出「現在馬上就休息吧」之類的撒嬌話。
  接著金加利說道。

  「這個時候就忍耐點再爬一段吧,啊該不會,妳撐不下去了吧?妳應該不會講出那種像是『有錢人家裡的獨生女』一樣的話吧?」

  直搗核心的一句話。
  聽見這話的碧卡佐,想著「該不會被發現了吧」而慌了起來,停頓一陣之後這麼說了。

  「才不是呢,我可是很堅強的。不管什麼事我都能忍耐喔。請不要誤會了。我可不像是那種『有錢人家裡的獨生女』喔。」

  聽她這麼講,金加利笑著點點頭。

  「那麼,我們得加把勁才行啦。雖然還有好一段路得走,但總是會爬完的啊。」

  在那之後又爬了好一會,大概是經過了全程三分之一左右的地方吧。自井口射下的陽光也開始變得有些強烈的地方。金加利突然停了下來,表情複雜地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的開始喃喃自語。

  「話說回來,最近我們的夥伴常常會突然就消失了呢。大半都是前個晚上出去,結果就再也沒回來了。說起來似乎是有很過分的人,用鹽巴把牠們都給溶了的樣子。真的是好殘酷啊。妳怎麼看呢?就是像那種,當在玩遊戲一樣殺害生物的人。妳應該不一樣吧?因為妳啊,是想見我們想得不得了才會過來的對吧?妳是對我們抱持著好感的對吧?所以我很相信妳喔。妳一定是很安全的。所以我才會幫妳啊。在這世界上真的是有各式各樣的人呢。我覺得很難過呢。妳怎麼想呢?」

  被金加利索求答案的碧卡佐,則試著不洩漏自己的身分、並且證明自己並不是金加利口中的那種人而一臉認真的說道。

  「對啊,我覺得像那種人,還不如死了算了。因為啊,他們居然只憑著自己的想法就把無辜的生物給殺死了呢。怎麼能這麼做呢。真是太過分了。」

  聽著碧卡佐這麼說金加利也露出了滿臉的笑容,眼睛一邊滴溜溜的轉一邊看似開心的點著頭。

  「嗯嗯,妳說得對呢。妳果然是個很溫柔的孩子吶。居然會喜歡上那麼被大家討厭的我們呢。真的是個好孩子呢,對吧大家。不這麼覺得嗎?」

  五顏六色的蛞蝓們表情整齊的轉為笑容,說著相同的話。
  「「對啊,她是個好孩子呢。非常好的孩子喔。金加利。」」

  複數的聲音同時響起。
  能不被發現的就這麼解決,讓碧卡佐鬆了一口氣。剛才還以為「要被發現了」、「要完蛋了」沒想到居然會這麼輕鬆,她在心裡想著。
  碧卡佐繼續面露笑容的說出謊言。

  「嗯嗯,對啊。我最喜歡你們了!你們肯幫我爬上去真的好謝謝你們,我真的好高興喔!」

  碧卡佐用那尖銳的聲音說著。
  蛞蝓們的笑容並沒有改變,還是滿臉的笑意。就像是完全信任了碧卡佐、將其視為朋友或家人般的笑容。
  金加利也是如此,臉上浮現出了像是接受了碧卡佐般、真心要幫助她般的笑容。
  碧卡佐想著,終於完美的騙了這群蛞蝓們了。
  碧卡佐是這麼想的。
  等到跟著蛞蝓一起爬到上頭、變回人類之後,就拿起掉在井邊的鍋子和鹽巴,把許多的蛞蝓丟進鍋子裡後再撒上鹽。
  太完美了,一切都太完美了。
  只要這樣下去就能完美的實行這個計畫。畢竟,現在幾乎所有待在棲息地的蛞蝓都在我的身邊,只要能爬到最上頭就能把牠們全部殲滅了。
  不是奪走一隻蛞蝓的生命,而是能一口氣奪走好幾隻蛞蝓的生命。對碧卡佐來說應該沒有能與此匹敵的幸福了。
  碧卡佐便這麼想著,一邊繼續說著謊。
  就這樣又爬了一陣子,碧卡佐她們終於爬到了三分之二左右的位置。
  比起剛才的位置,光線也變得更強烈了。藍天也近得終於能讓人清楚看見了。一往下看,井底是那麼的遙遠。棲息地的洞穴也全都看來變得好小好小。

  「看吧,我們已經到這裡了。果然妳是想做就做得到的孩子呢,是個又溫柔、又善良,又肯努力的小朋友呢。真的是很棒的一個孩子呢。」

  金加利稱讚著碧卡佐。
  碧卡佐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總是被稱讚,自然不覺得那有什麼了不起。加上讚美自己的居然是蛞蝓,她覺得被當成像蛞蝓一樣的讚美根本就不算什麼。
  但是,碧卡佐還是裝作什麼也沒發現般地繼續撒謊。
  「謝謝你金加利先生。因為我不常被這麼說,所以我真的好高興喔。金加利先生、還有其他的蛞蝓先生們也真的是很棒的蛞蝓呢。都對我好溫柔喔。真的很謝謝你們。」

  金加利與複數的蛞蝓們大聲地說道。
  「「「謝謝妳!謝謝妳!好開心喔!」」」

  不管說了多少謊,也沒有一絲絲的罪惡感。這都是因為她輕視著對方。因為她討厭對方。
  只不過是蛞蝓罷了,又骯髒、又噁心,每個人都討厭的蛞蝓。
  幫了我也算是你們倒楣了呢。現在你們雖然很開心,但一等到爬上去馬上就會被我給殺了啊。你們大概就連這種事情也搞不清楚吧、真是群大白痴呢。一邊這麼想,碧卡佐對金加利與蛞蝓們露出笑容。
  當仰望上方時,彷彿像被硬裁成了圓形的天空變得比方才更大了些。簡單來說,就是愈來愈接近洞口了。清晰飄浮在藍天中的白色雲朵。而就像是點綴般,綠葉被風吹拂發出沙沙的聲響。
  要是從這洞裡出來那會有多棒的解脫感呢?感覺會有多好呢?還有,把蛞蝓們給溶掉又會有多開心呢?一邊想著這些事情,碧卡佐拖著累積了相當疲勞的身體向上爬。
  「看吶,就在前面了啊!快要可以從這出去了喔!加油啊!」

  金加利大聲的對碧卡佐與蛞蝓們喊道。
  蛞蝓們則浮現笑容,用充滿精神的聲音對著金加利說。

  「「「喔!!馬上就到了!馬上就到了!妳終於能出去了呢!妳終於能回家了呢!」」」

  碧卡佐也像是在回應般,滿面笑容的說。

  「真的好謝謝大家,多虧了大家我終於能回去了!」
  差不多了呢,真是花了好長的時間呢。雖然有點久,但這些傢伙們的命也差不多就到此為止了。好想快點從這裡出去、抓住這些傢伙,在牠們的身上灑鹽巴。好想無數次的從牠們上頭撒著鹽,把牠們都溶光光。碧卡佐禁不住地開始興奮了起來。
  當她亢奮起來時,碧卡佐的眼睛便染上了濃濃的紫色,身上的皮膚也一波波地蠕動著。
  看著這景象金加利說道。

  「終於能出去了呢,看著妳的眼睛就知道妳現在很開心喔!妳真的很努力呢!走了這麼長的距離,就為了來看我們呢。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寂寞的我們真的很開心喔。妳居然肯來找我們呢。」

  望著金加利的臉,碧卡佐笑得露出了牙齒。

  「才不會呢,今天能見到你們我真的好高興喔!而且,還可以跟你們變得這麼好讓你們肯幫我,我真的太開心了!真的好謝謝你們,雖然爬到這裡很辛苦,但真的好開心喔!」

  金加利再度笑了出來。

  「好,真的再撐一下就好囉!加油吧。」
  發出了歡呼聲,碧卡佐與蛞蝓們跟在金加利的後頭前進。
  天空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逐漸變大。空氣也聞起來變得愈來愈新鮮。清新的氣味、翠綠的氣味,爽朗的風則吹進了入口處。
  再一下下,就再一下下。
  延續至井邊的路變得愈來愈短。絞盡最後的力氣,碧卡佐她們扭動著身子向上爬。

  「「「只差一點了!加油啊!」」」

  後頭的蛞蝓一邊這麼說,邊將碧卡佐往上推。
  濕濕的、黏黏的、滑滑的,用力的將她推上最後的險坡。
  而金加利也站在前頭,鼓勵著後方的蛞蝓發號施令。終於推著碧卡佐的蛞蝓們,把碧卡佐給抬了起來。

  「「「嘿咻!嘿咻!」」」

  被抬起來的碧卡佐也拉長了身子。
  金加利也被一起抬了起來,一口氣朝井邊爬去。一眼望去,後頭的蛞蝓們就像是閃爍著彩虹般光澤的軍隊一般。
  用著無比的力道抬起兩隻蛞蝓,用著無比的速度向上衝刺。
  突然視野變得好寬闊,也看見了大量的樹叢。森林沙沙的搖動,一陣風吹來。

  感覺是如此的舒適。

  一口氣攀上了丘陵,感覺到一股風吹來。
  照射下的光芒,讓碧卡佐與蛞蝓們的身體都反射出閃亮亮的彩虹色澤。
  碧卡佐她們終於從井邊爬出來了。
  太好了,這樣就能恢復原狀了。再來就能將這些蛞蝓們都殺死了。
  碧卡佐忍不住激動的大喊。

  「太好了!終於出來了!」

  應和著她的叫喊,金加利與蛞蝓們也十分高興地。

  「太好了呢!能爬出這裡也是因為妳很努力喔!還有蛞蝓們也很努力喔!大家都做得太好了!」
  金加利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們做到了!太好了太好了!」」」
  五顏六色的蛞蝓們喊著。

  從碧卡佐開始,金加利與蛞蝓們都被名為「喜悅」「祝福」的感情所包圍著。
  那些傢伙還沒發現嗎?真是群蠢蛋呢。連接下來要面對怎樣的命運都想像不到嗎?當碧卡佐一這麼想,便與湧現出的喜悅一同,露出了最燦爛的滿臉笑容。
  碧卡佐立刻便對著金加利與蛞蝓們說道。

  「來吧,快幫我恢復原狀吧!讓我變回人類的樣子吧!」

  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卻不發一語的金加利與蛞蝓們。

  嘻嘻嘻。
  哈哈哈。
  嘿嘿嘿。
  呵呵呵。

  牠們就只是笑著,卻什麼也不說。
  不發一語的,牠們開始朝著碧卡佐的方向前進。
  終於金加利與蛞蝓們,將碧卡佐逼到了井邊的最外側,把她給圍了起來。
  「幹嘛啦,是怎麼了啦!快把我變回去啦!會把我變回去吧?然後我會變回人類喔。這樣子的話,就還能再來跟你們見面的對不對?對吧?所以,快把我變回去啦。快點變啦!」

  碧卡佐露出僵硬的笑容對金加利與蛞蝓們說道。
  但是,牠們表情依然沒有變的,一直對著碧卡佐笑。
  下個瞬間,圍繞著碧卡佐的蛞蝓們,開始用著極快的速度朝著碧卡佐的方向推擠。接著牠們一口氣抬起了碧卡佐,然後僅此一次的,「嘻嘻嘻」的笑得露出了牙齒。


  接著牠們,將碧卡佐,給拋出了井外。

  輕飄飄的,掉出井外的碧卡佐。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淒厲的慘叫聲,碧卡佐朝地面的方向墜落。
  在下墜的同時碧卡佐看見的,是金加利與五顏六色的蛞蝓們……。


  「口露尖牙頭顱左擺右晃的模樣」。


  是在高興呢、還是在生氣呢,讓人難以理解的表現。
  無數次無數次的,左搖右晃著。十分異常的光景。
  包含金加利在內所有的蛞蝓們都是相同的動作、將頭朝相同的方向搖擺。

  是嗎,我懂了。
  我全部都懂了。
  金加利牠們,打一開始就是為了要這麼處置我才演了這場戲的。
  那時溫柔的態度也是演戲,從那牢房中回來時裝作若無其事放過我的樣子也是演技。連在爬上來的時候一瞬間像是懷疑自己的發言也是在他的計算中。
  牠們撒了謊,而碧卡佐也完美的被牠們給騙了。但,就算現在再怎麼後悔也已經太遲了。
  此刻碧卡佐正向下墜落,在直到落地為止必定只是一兩秒之內的事吧。但能夠在一瞬間思考這麼多事情的碧卡佐的思緒可說是十分「快速」。
  據說人在死前會看見所謂的「走馬燈」,想必這也是其中的一種吧。
  「啪啊啊啊」

  碧卡佐墜至地面而發出了一道聲響。
  若說真的是掉到地上那說不定還比較幸運,如果地面的話一定還有逃跑的餘地吧。只要一直逃一直逃,不被鳥或動物們抓住的話,至少說不定還能以蛞蝓的模樣活下去。
  但是,她墜落的位置並不是「地面」。
  碧卡佐被金加利與蛞蝓們拋下去的位置居然是。


  她自己帶來的,裝入了鹽巴的玩具鍋內。


  「嘰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圍迴盪著震耳欲聾的瀕死慘叫。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接觸到皮膚的鹽,將碧卡佐的肌膚一點一點的溶解。
  傳來了彷彿燒灼全身般的痛楚。
  畢竟因為是在活著的狀態下溶化全身。就彷彿沐浴在硫酸裡,緩緩滲透、令劇痛逐漸蔓延的,如拷問般的苦痛。
  再加上,鹽並不是像硫酸一樣乾脆的將物體溶解。
  而是在剝奪體內水分的同時溶化全身的。
  鹽巴灌進了口中,從內臟開始、從皮膚開始,一切都逐漸被鹽所包圍而溶化。
  若要比喻的話,就像是在海中游泳時海水灌進嘴裡、喝下了大量海水時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只要想像是股幾乎要死掉的痛苦和味道,再加上身體逐漸被溶化的狀況就相差不遠了吧。
  感受著那樣的痛苦,碧卡佐一點一點的溶化。
  在井邊看著這幅景象的金加利,大聲的對碧卡佐說道。

  「喂──碧卡佐!!被鹽給埋起來的感覺怎麼樣啊?很痛對吧?很痛苦對吧?是啊是啊,說得也是呢。碧卡佐妳難道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嗎?這種狀況。首先,普通來說會有吃了蛞蝓之後人類就會變成蛞蝓這種事嗎?那個『戴多』可是我們為了向妳復仇而製造出來的『魔法蛞蝓』喔。對妳的行為忍無可忍的我們,跑到了待在好黑好黑的森林裡的某個高個子男人面前,求他告訴我們要怎麼做出那種蛞蝓。妳應該也發現了對吧?監牢裡的那些小小隻的蛞蝓。那就是魔法蛞蝓的小孩喔。結果笨死了的妳,居然就信了變身之後還會再幫妳變回去的鬼話,一臉享受的把那隻蛞蝓給吃下去了呢。那個時候真是嚇了一大跳,甚至讓人想吐呢。啊不過算了,因為妳現在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正在感受這種痛苦呢。大家很開心對吧?大家感覺如何啊?」

  「「「對啊!金加利!看到碧卡佐這麼痛苦好開心啊!」」」

  在這同時,碧卡佐仍不斷因痛苦而不斷掙扎慘叫。
  瞥了她一眼,金加利再度說著。

  「就是這麼回事啊碧卡佐。第一,妳殺了那麼多隻蛞蝓卻沒有任何風聲那不是很奇怪嗎?至少關於妳的事我們還是有聽說的,而且我們的同伴也逐漸愈變愈少了啊。至少我們可是知道妳的名字的,也曉得妳外表的特徵喔。妳這又傲慢、又壞心、又任性妄為的小孩子。妳現在就算道歉了我們也不會救妳的啦。因為妳已經死了啊。啊啊太開心啦!真是太開心啦!」

  金加利大聲的笑著。
  應和著他的蛞蝓們也大聲笑著。

  「「「碧卡佐!!喂碧卡佐!!就像剛才一樣,一起大聲的笑嘛!這樣的話,一定會覺得很幸福的!!來吧!!碧卡佐!!快笑嘛碧卡佐!!」」」

  「欸?聽不到聲音耶。碧卡佐?怎麼了啊,碧卡佐?」

  鹽鍋裡,碧卡佐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在劇痛的最後,碧卡佐一點不剩的消失了。

  「碧卡佐,是上哪兒去了呢?」

  「真正的,碧卡佐是上哪兒去了呢?」

  「話說回來,有碧卡佐這麼個孩子嗎?」

  「碧卡佐?」

  「碧卡佐,是什麼啊?」

  放入鹽巴的,木頭玩具鍋。
  在井邊笑著的一隻蛞蝓,與並列在牠身旁的無數色彩斑斕的蛞蝓們。
  這裡發生了什麼,已再沒有任何人知道。


  只有蛞蝓們小小小小的笑聲,在那水井的周圍響起──。


=====噗嚕噗嚕=====

基本上大家不覺得,像碧卡佐這種死小鬼才是比較像是「符合マチゲ世界觀」的存在嗎?
但是另一方面這種純惡的存在也快樂的泡鹽浴泡到掛了
所以我才會說「這部小說其實到頭來因果報應成分很重」啊XDDDDD

這篇的馬戲團元素只有最後的「魔法蛞蝓製造法」
其實我覺得有點是在擴充篇幅啦……要不然如果不扯這些支線劇情,書要有個接近兩公分的厚度也有點難XDDDDD
大概類似於「團長獵人頭之餘的舉手之勞篇」吧這則故事

下一篇是篇幅較長、但我個人還蠻喜歡的純情狼人篇「月光與黑」
不過我好像自己的東西也該開始趕一下進度了……所以這方面暫時要看緣份了呵呵呵(掩面)

theme : VOCALOID
genre : 音樂天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