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4

黑暗森林馬戲團.05 「蛞蝓與碧卡佐.中」

就跟宇宙囧片王的名言「沒有最囧只有更囧」一樣
這回的蛞蝓與死小孩部分同樣也是「沒有最詭異只有更詭異」而已
(詭異指的是一種廣泛的指涉範圍,比如說氣氛還有描寫之類的)
然後兩隻蛞蝓的名字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翻才好,最後就全部採取音譯
狀聲詞的部分則永遠是本人的罩門(掩面)

說真的我翻一翻突然很想吃奇怪口味的柏蒂全口味豆,例如鼻涕之類(欸)


  碧卡佐掉到了水井的最下頭。雖然因為下墜的衝擊失去了一小段時間的意識,但幸運的是身體並沒有受到什麼傷。當碧卡佐從昏迷中醒來後,立刻就在腦中整理並理解到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往上一看,上頭有個小小的圓洞。
  是水井的邊牆。
  雖然並不是那麼深的一口井,但水井的深度比起碧卡佐的身高還要長上許多,要靠自己從這裡頭出去等於是不可能的。
  即使覺得自己不可能從這裡出去,碧卡佐還是開始攀爬著水井的內壁。但就如同自己一口氣就滑下來時一樣,最後還是滑落回了井底。
  碧卡佐已經無計可施了。
  這樣下去既回不了家,因為連早餐都還沒吃現在肚子早就是餓得發慌。我就要在這裡死掉了、好可怕、我不要,我不想死。碧卡佐這麼想著。
  接著,背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喂我說妳啊!喂!」

  是音調相當高的聲音,就像是從繪本裡走出來的動物或者小妖怪說話時的感覺的,那樣的聲音。

  「誰?是誰?」
  嚇了一跳的碧卡佐轉過頭時,後頭是一隻小小的蛞蝓,在那對著碧卡佐說話。
  碧卡佐又更吃驚了。
  因為現在正有隻跟自己每天溶掉的蛞蝓一樣的蛞蝓,對自己說著話。
  碧卡佐直覺領悟到「自己要遭到至今以來的報復了」。

  「不要!不要過來!你是要來殺我的對吧!?」

  碧卡佐尖銳的聲音迴盪在水井內。
  聽到那聲尖叫的蛞蝓,將腦袋歪向一邊說道。

  「妳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呢。我叫做金加利。我沒有要對妳做什麼壞事情的意思啦。」

  緊張的氣氛完全消失了。

  碧卡佐當場愣在那「欸」了一聲。
  該不會,牠不認識我吧?明明就溶掉了那麼多隻的蛞蝓,至少也該在蛞蝓群中流傳些傳言的吧。而且現在居然還開始自我介紹了。
  碧卡佐看著那副模樣的蛞蝓,腦中又突然閃過了邪惡的念頭。
  對了,就利用這傢伙離開這裡吧。既然不認識自己的話,一定會很親切的幫我吧。這麼想的碧卡佐,便用溫柔的口氣對金加利開口說道。

  「對不起啦金加利先生。因為我實在是嚇了一大跳。我現在真的很困擾啊。因為真的很想見到蛞蝓先生你們,所以才會沿著足跡到這裡來的,可是我卻在察看延伸到水井裡頭的足跡的時候滑下來,現在完全出不去了。」

  聽了這番話後金加利說道。

  「妳居然是特地來看我們的嗎?好高興喔。因為我們一直被討厭的關係,會這麼想的人連一個都沒有呢。是這樣啊是這樣啊,因為掉下來了所以出不去。那可真是糟糕啊。我現在就去叫我的夥伴們來幫妳出去吧。等我一下下喔!馬上就回來囉!」

  在這麼說之後,金加利爬進水井牆間的縫隙裡消失了蹤影。
  碧卡佐對牠說了謊。
  嗯,嚴格來說雖然並不算是說謊,但也並不是因為想見到牠們才會到這裡,而是為了將牠們溶化才來的。
  不過,卻也沒想到事情的進展會如想像般那麼順利。碧卡佐揚起了嘴角。沒想到就算在這麼困擾、身旁一個人也沒有的時候事情也會這麼順利。平日便相信自己擁有無法動搖力量的碧卡佐,此刻可說是完全確定了自己就擁有著那份力量。
  太好了,太好了。
  可以從這裡出去了,一邊這麼想碧卡佐一邊壓低了聲音哈哈笑著。
  過了一會,金加利帶著另一隻蛞蝓回來了。
  回來的金加利對碧卡佐說道。

  「呦,我回來了喔!要說從這裡出去的方法,妳的身體如果還是這樣的話是出不去的。距離井口是那麼的高,憑我們的力量也不可能把妳運到上面去啊。」

  在說著那番話的金加利身旁,有著一隻掛上了項圈、被鎖鏈牽著的蛞蝓。看著那隻不自然地搖動著的蛞蝓,碧卡佐微微將身子往後挪了些。
  她一臉訝異的問道。

  「那該怎麼辦呢,要怎樣才能出去呢?快點告訴我啦!我現在腳好痛、喉嚨好渴,肚子也好餓啊!」

  金加利則像是要安慰她般的說著。
  「我懂妳的心情。但是現在先安靜下來聽我說。我會告訴妳怎麼從這裡出去的。雖然說我也知道該怎麼辦,不過這傢伙就是要從這裡出去的關鍵,所以一定要好~好的聽這傢伙在說什麼喔。來吧快點告訴她,戴多。」

  在金加利身旁搖晃著的、被鎖鏈牽著的蛞蝓張開口。

  「喔喔啊啊喔啊喔喔咿咿嗚咿咿咿!啊啊啊啊、嘎嘎嘎吼吼吼嘰嘰咿咿咿咿!」

  頭一邊快速的左右扭動搖晃,那隻叫做「戴多」的蛞蝓似乎正在說些什麼的樣子。
  但碧卡佐卻完全聽不懂牠在說些什麼。戴多則露出了像是要哭出來般的表情,大聲的不斷對她說話。

  「喂喂戴多,不要這樣亂來啦。沒看到她很害怕嗎?沒辦法,就交給我來說吧。要從這裡出去只有一種方法而已。方法就是把這隻戴多君給吃掉,變成跟我們一樣的蛞蝓的話就可以爬到上面去了。只要把戴多吃掉的話妳就會立刻跟我們一樣變成蛞蝓了。怎麼樣啊?很棒的主意對吧?只要爬到上頭就能夠恢復原狀,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喔。」
  碧卡佐聽著那番話,稍稍皺起的臉蛋上浮現出一股厭惡感。但是,在思考了一會了解到也只有這種方法後,她便決定了要將戴多吃掉。

  「我知道了,金加利先生。所以該怎麼辦呢?」

  被這麼問的金加利眼珠咕嚕一轉後笑了出來。
  金加利回答道。
  「這樣啊,可以在我面前把嘴巴張開嗎?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把戴多丟進妳嘴巴裡囉。」

  碧卡佐張大了嘴,等待金加利的下個動作。
  因為張開了嘴,也就看不見前面的金加利了。
  碧卡佐突然被一股不安感所襲擊。
  就像是在煽動著那股不安般,嘴邊傳來了似乎在爭執些什麼的聲音。
  是一陣讓人能想像得到金加利正在催促著戴多、而戴多又像是在抵抗著金加利般激烈爭執的聲音。

  嗶、嗶、嗶嗶,嗶恰。

  伴隨著巨大的叫聲,戴多掉進了碧卡佐的口中。

  「嘰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口中有種黏滑的物體不斷扭動。
  金加利大叫著。

  「快點閉上嘴巴咬下去!不管發生什麼事在吞下去之前都不能張開嘴喔!」

  碧卡佐聽從指令朝戴多咬去。戴多在碧卡佐的口中不斷發出怪聲的同時還硬推著她的牙齒。
  那是十分大的力氣。但碧卡佐還是像蛞蝓說的一樣,用力往戴多咬去。就這樣重複了幾次之後,終於戴多的力量也逐漸減弱,碧卡佐的牙齒總算刺入了戴多的身體裡。

  咕洽。

  「嘰咿咿咿咿咕嗚嗚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咬住的戴多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咕洽、咕洽、咕洽、咕洽。
  碧卡佐將戴多愈嚼愈碎。

  雖然那股無法形容的腥臭味,和戴多激烈的叫聲讓腦袋變得亂七八糟的。但碧卡佐還是忍耐下來不斷嚼著。
  味道,甜甜的。
  令人驚訝的是,那並沒有所謂碧卡佐自己想像的「苦味」「澀味」的感覺。
  每嚼一次就產生出甜味,以及殘留在深處的蛞蝓特有臭味的餘味。如液體一樣不斷的溢出,那感覺就像是奶油一樣。雖然有好幾次感覺都快吐了出來,但她還是將戴多給嚼碎了。
  就算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罪惡感,但碧卡佐還是將戴多給吞了下去。

  「太好了!妳把戴多吞下去了!」

  在金加利這麼說時,碧卡佐的身體也一點一點的變得黏滑。

  黏答答、黏答答、黏答答。

  從肌膚的毛孔中,浮出了令人感覺噁心的透明液體。而那些逐漸增加的液體,最後充滿彈性的徹底覆蓋了肌膚的表面。
  接著,手指逐漸的愈變愈短。碧卡佐因為恐懼的心情大叫了出來。

  「不要,我不要!這可以恢復回來的對吧?等一下就可以恢復的對不對?」

  金加利面露笑容凝視著碧卡佐。
  金加利似乎把其他的蛞蝓都叫來了。
  在這些事發生的同時碧卡佐的身體也正在一點一點的產生變化。
  直到剛才都還存在的手指,已經縮到了最根部而看不見蹤影。
  最後自根部那塊手指消失的部位,長出了短短的手腳。就像是被溶解一般的變得短小。
  手腕、腳踝、手肘、膝蓋。都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溶化,最後連手臂和大腿都被溶解。
  失去了手腳的碧卡佐,接下來連頭也萎縮到了脖子的根部,就像是從左右兩邊被壓扁般變得又細又長。身體變得愈來愈小,還產生了穿著的洋裝似乎愈來愈大的錯覺。眼睛咕溜咕溜的非動著,也感受到了類似觸覺的感官。
  這樣子就跟「蛞蝓」一模一樣了。

  於是,碧卡佐變成了「蛞蝓」。
  看著變成蛞蝓的碧卡佐,金加利說道。
  「這不是很棒嘛!完全變成蛞蝓啦!這樣子就可以爬到上頭回家了喔!」
  變成了蛞蝓的碧卡佐說道。

  「太好了!謝謝你金加利先生!來吧我們快往上爬吧。」

  發出了非常尖銳的聲音。變成了小小的蛞蝓,所以連聲音都變了嗎?碧卡佐毫不為此擔心的感到驚奇。從這裡看來她也顯現出了和普通的小孩相差無幾的情緒。
  周圍五顏六色的蛞蝓也開始混亂的聚集起來,開始籌畫著向上爬的計畫。

  「妳就先在那邊等一下吧,我要跟夥伴們商討計畫。」
  接下來,牠們就將碧卡佐扔在一邊圍成了圓圈開始在說著什麼悄悄話。
  要走哪條路呢、要讓誰先走呢,雖然好像在討論這些事但都聽不太清楚。
  在這段時間內碧卡佐則為了要讓自己習慣蛞蝓的身體,開始在四周爬來爬去。
  在井底來回爬時,她便發現了那些蛞蝓們爬出來的洞穴。有著旺盛好奇心的碧卡佐想著「鑽進那個洞裡看看吧」,便將頭塞進了那個小洞穴裡。
  接著洞穴便變得寬敞了起來,相當的潮濕而又黏滑。畢竟是蛞蝓所以又黏又滑也是沒辦法的,所以她也不太在意的繼續往深處前進。
  從遠處傳來了某種聲音。
  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前進,最後眼前出現的是個看似監牢的房間。
  傳出「空空」的碰撞聲,還有像至震動般的奇異聲響的監牢。蛞蝓也會設監獄嗎?沒想到蛞蝓裡頭也會有做壞事的人啊?碧卡佐這麼心想。
  忍不住被害怕吸引的碧卡佐,偷偷往裡頭瞧去。
  才發現在那裡頭,監禁著無數小隻的蛞蝓。
  那些小小隻的蛞蝓,就像是剛才吃掉的戴多一樣蠕動著,發出聲音。

  「嘰嘰咿咿咿咿咿。咕吼吼吼吼嘎嘎嘎嘰嘰咿嗯。」

  複數的小蛞蝓朝牢籠前逼近,緊盯著碧卡佐不斷蠢動。
  感覺到自己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的碧卡佐,立刻因恐懼與不安當場逃了出去。
  沿著來時路走的碧卡佐,終於回到了入口處。

  「喂,妳在那裡幹什麼啊?」
  金加利對碧卡佐問道。

  「沒有啊,我沒做什麼。只是覺得有點冷而已。」
  碧卡佐就像是沒有察覺到對剛才所見的事物產生的情緒般說了謊。

  「這樣啊這樣啊,我們弄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在跟大家談過之後,已經決定好大概的計畫了喔。如果妳準備好了,大家馬上就可以出發囉。」

  聽到這話的碧卡佐非常的開心。
  終於可以出去了、終於可以回家了。這種地方她只想愈早出去愈好。

  「我們現在馬上就走吧!我已經等不及了!」
  一聽碧卡佐這麼說,周圍的蛞蝓們便一同高喊。

  「大家,要為了她做到最好喔!」

  揚起了如同高昂歡聲般的聲音。
  碧卡佐也開心的跟著一起喊著。
  由金加利帶頭拉起了碧卡佐。

  「來我們走吧,只要大家同心協力馬上就可以爬到上頭囉。」
  碧卡佐、金加利,還有許多的蛞蝓們,開始緩緩爬上石造的井壁縫隙。
  潮濕的空氣、濕黏的壁面,感覺比還是人類時還要舒服好多好多。
  碧卡佐感覺到自己變得愈來愈像隻蛞蝓了。
  在長出青苔的石縫間,為了不向下墜而小心爬行的無數色彩斑斕的蛞蝓。
  雖然碧卡佐她們不斷的激勵著彼此向上爬行,但果然是因為體積太小,距離上頭的井口還有很長的距離。
  在爬了好一會後,碧卡佐一邊喘氣一邊說道。

  「我們真的爬得到那裡嗎?」

  金加利說道。
  「能不能爬到那裡,一方面要看我們,再來就是要看妳自己了。」
  就因為碧卡佐至今從未做過任何的努力就活到了現在,自然也從未體驗過像這樣的疲勞。
  總是每當一說「我好累」就會有哪個人將自己抱起來繼續前進。因此她並沒有辦法忍受所謂的疲勞。
  身體已經開始在發痛了。
  用蛞蝓特有的步行方法,邊爬行邊移動。
  雖然因為外層的黏滑身體不可能會受到什麼傷,但她也開始感覺到要驅動身體已經是極限了。
  一臉疲憊的碧卡佐有些大聲的對金加利與牠的夥伴們喊著。

  「喂,我已經累了啦。在這裡休息一下嘛拜託。」

theme : VOCALOID
genre : 音樂天地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まとめ【?暗森林馬戲團.05 】

就跟宇宙?片王的名言「沒有最?只有更?」一樣這回的蛞蝓與死小孩部分同樣也是「沒有最詭異只有更詭異」而已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