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0

黑暗森林馬戲團.04 「蛞蝓與碧卡佐.上」

由於學業方面進展緩慢,連帶影響到了這裡的翻譯
……我目前已經有點把目標延後到「農曆年前翻完整本」了(掩面)

話說回來這個回合是虐待昆蟲的死小孩碧卡佐的回合
不喜歡軟體昆蟲的朋友看這回可能會覺得有點不蘇胡也說不定
說到マチゲ在這篇當中的語感,可能是為了要配合主角的年紀有點童話腔
雖然我過程中也努力的想要重現出那種風格,不過總覺得還是哪裡不太夠味啊……


蛞蝓與碧卡佐


  和平、安穩的位於「黑暗森林」前的小村子。
  聳立著複數如模型般的木造房屋,在那過著每日不變的平穩生活。
  食物和水源都相當豐富,是座能夠毫無束縛生活的好村子。
  小鳥啼鳴、蝴蝶飛舞,太陽的光芒燦爛灑下。是那般寧靜的村子。
  在村裡有棟相當顯眼的白色房屋。
  被塗成白色的外牆,配上茶褐色的屋簷,庭院裡則開著五顏六色的美麗花朵。那就是村裡最有錢的人所住的房子。
  那戶人家裡的獨生女。
  金黃閃亮的秀髮,以及紫色的雙眼。肌膚潔白,臉蛋則如同洋娃娃般。
  女孩的名字,叫做「碧卡佐」。
  琵卡佐被捧在手掌心般的成長著。
  只要是她說想要的東西父母什麼都會為她買來,只要說想吃些什麼也馬上就吃得到。她每天就過著像那種有錢人特有的生活。
  每天過著像那種生活的碧卡佐,被養成了一個所謂的「驕縱千金」。
  不知是否是因為那「充滿物質的生活」才會變成這樣,碧卡佐有著有些異於常人的「扭曲思考」。
  當生日收到了家人買給她的時鐘時、在剛買下的瞬間就當場將它弄壞,或者是將種在院子裡差不多快要開花的花苞全部撕成粉碎之類的‧
  碧卡佐最喜歡的就是「去摧毀什麼東西」。
  每當那麼做時碧卡佐就會被一股無法言喻的幸福感所包圍,靜靜的笑了出來。
  但看見那景象的雙親,與其說是生氣,到最後還不如說是在寵溺的稱讚她。

  「不管做什麼都沒關係,就因為妳很可愛所以做什麼都可以被原諒的。」碧卡佐的雙親經常這麼說。
  坦率的聽進了那些話的碧卡佐,行動也變得愈來愈激烈。
  在別人家玄關門的門鎖裡塞滿土將鎖弄壞,或者是丟石頭砸破玻璃。
  也做過搶走比自己年紀還小的孩子的娃娃或玩偶然後弄壞的這種過分的事情。
  以普通人的眼光來看,那或許是相當扭曲的嗜好,但對碧卡佐來說卻並非如此。
  就只是覺得,那個很有趣,因為那就是她的興趣。

  你的……,沒錯。
  沒錯,就是現在正在讀這本書的你。
  你應該多少有像聽聽音樂、欣賞繪畫、讀書或者運動之類的。
  像那樣所謂的「興趣」或者「喜歡的東西」吧。
  碧卡佐的所作所為,就跟那是相同的。
  「碧卡佐的興趣」。
  那就是這回故事的開始與結尾的起因。
  就記載下在富裕家庭裡成長的蠻橫千金的,醜陋結局吧。

. . .

  飄著清澈淡色的天空,灑下燦爛光芒的太陽。
  有些潮濕的、一如往常的清爽早晨。
  正是村民們都準備起床、開始一日生活的時刻。
  碧卡佐則是為了每天的例行功課,早早就起了床換上總是穿著的心愛洋裝。
  右手拿著木頭做的玩具鍋,到廚房拿了一些鹽放入鍋裡,接著就朝庭園走去了。
  幸運的是昨天剛好有下雨,附近的土地都相當潮溼。碧卡佐露出看來相當高興的神情,一直盯著庭院的地面不知在找些什麼。

  「唔嗯,沒有耶。沒有嗎?」

  碧卡佐小小聲的自言自語著,露出了相當可惜的表情。
  碧卡佐她正在找「蛞蝓」。
  或許會有人問「為什麼是蛞蝓?」,但想必思緒敏捷的人都了解的吧。
  是的,對碧卡佐來說,將蛞蝓扔進鍋子裡將牠溶化,那就是她每天的例行功課。
  比起去破壞什麼,這才是她最喜歡的事情。
  要說平日破壞的東西,就是像花或者物品之類,全是些毫無反應的東西。不過,蛞蝓卻是生物。生物的話就會對自己所做的行動產生出反應。那件事對碧卡佐來說實在是太棒了。
  蛞蝓既無法反抗人類的力量,又贏不過擁有將自己身體溶化能力的鹽。只要一沾上鹽,蛞蝓便會扭動身體痛苦的掙扎,最後消失在鍋底。

  不管再怎麼逃也逃不了。

  不管再怎麼為了不要溶化而扭動身體,也沒人會幫一把。

  僅用一匙鹽就奪走了蛞蝓的一生、還有不管自己怎麼做都無法抵抗的蛞蝓,這些事情結合起來,給予了碧卡佐難以匹敵的快感。
  但是,在今天庭院裡卻連一隻蛞蝓也沒有。
  將那當作每日例行功課的碧卡佐,因無法進行每日功課而感到了一股無處發洩的焦躁。
  碧卡佐邊當場蹲下來緊盯著地面,一邊這麼想。

  「是因為很怕我,所以蛞蝓們都逃跑了吧。沒錯,一定是這樣。所以我一定要追牠們追到地底,在牠們身上灑鹽才行。」
  咧起嘴角的碧卡佐站起身來,又開始找起了什麼。那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一個角落也不放過的從庭院的這邊找到那邊。
  過了沒多久碧卡佐因為發現了某個東西而鬆了口氣。

  是「蛞蝓的足跡」。

  不管是誰至少都曾看過吧。
  當蝸牛或者蛞蝓之類的軟體動物爬行之後留下的,那條濕黏黏液的痕跡。
  足跡看來閃亮亮的,在光的反射下閃著彩虹般的光澤。
  就簡直是在對碧卡佐說「快點發現我」一樣的,被朝陽照亮而發出美麗的閃閃發光。

  碧卡佐十分的聰明。
  或者該說,若是牽扯到關於自身欲望的事情上,就能發揮直接將線索連接到結論般的敏銳思考能力。
  在看見了那道足跡後,碧卡佐腦中立刻靈光一閃。

  「只要跟著這條足跡到了蛞蝓的巢的話,就能溶掉很多很多的蛞蝓了!」

  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無論如何,這都應該不是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會想得到的事情。
  碧卡佐立刻跟著那條足跡,離開庭院走到了路上。
  有些蜿蜒扭曲的,就像是用細筆描出來的線。
  足跡延伸了非常長的一段距離。
  就算走了好一陣子也還看不見足跡的終點。
  碧卡佐一心一意的跟在那條足跡後頭。
  黏液反射出的彩虹色光澤仍然不斷的閃閃發光,當一直注視著它時那看來就像是漂亮的彩紅色絲線一般。
  走出自家的院子之後,已經過了多久了呢。
  突然回過神來、回頭往後望時自己的家看來已經有些小了。
  大概是已經走過了好一段距離,她到達了接近村子出口的地方。
  足跡彷彿仍一直延續到村子出口外的另一個方向。
  雖然有些害怕,但碧卡佐還是下定決心穿過了蓋在村子門口的拱門。
  略為幽暗,而蒼鬱茂盛的森林。潮濕的空氣,與充滿綠意的氣息。還有還是一直延續到深處的足跡。
  到了森林裡碧卡佐還是一直注視著足跡,逐漸深入到森林裡。
  走了好一會之後,碧卡佐終於累了。
  想著就在這附近休息吧,碧卡佐坐上了一顆高度剛剛好的石頭。
  當環顧四周時,才發現自己已是身在一整片的樹木中。
  在寧靜的森林中,依稀能聽見的鳥啼與蟲鳴。
  雖然碧卡佐感到有些害怕,但因為討厭輸給恐懼,她在森林的正中央這麼大喊著。
  「我才不怕你們這些東西呢!我是很厲害的喔,我又厲害,又是有錢人,不管什麼事都做得到的喔!」

  雖說是當然的,但並沒有聲音回應她那番話。響亮的聲音在那處響起,繼而空虛的溶解在空氣中。
  無意間望向蒼鬱生長的樹木側面時,那裡則長著許多五顏六色的香菇。
  紅中帶黃、藍色還有紫色,也有許多難以言喻的色彩,一切都醞釀出了一股詭異的氛圍。
  在那香菇菌傘的表面上有著一顆一顆白色的凹凸,呈現出一副扭曲的水珠花樣。在水珠花樣的中心則開著一個洞,從中充滿節奏的噴出了與香菇相同色彩的煙霧。
  不知是不是因為碧卡佐剛才大叫的關係,它們正噗咻噗咻的狂噴著煙。
  雖說碧卡佐已經差不多要嚇得逃跑了,但因為她無論如何就是想找到蛞蝓的棲息處撒上鹽巴,於是她趕忙繼續追蹤著足跡。
  四周充滿著噴出的煙霧。
  彷彿香草味般的黏膩香氣。令人腦袋昏沉沉的。
  煙霧與黏液的虹彩交織在一起,雖然雙眼被色彩的洪水刺得幾乎睜不開眼,但她還是繼續追蹤著。
  直到終於穿過了五顏六色的煙霧,回到了與方才相同的翠綠道路的下一刻。

  碰咚的,頭不知撞到了什麼。
  因撞到頭的衝擊而向後一倒的碧卡佐。

  「好痛,是什麼啦!」

  聳立在猛地大叫的碧卡佐面前的,是口長著青苔的古老水井。碧卡佐則站在那注視著那口井。
  延續到這裡的足跡一路爬進了這口井的裡頭。
  井中並沒有水,感覺起來像是已經好幾年都沒有人使用了。水井的邊緣有些潮濕,看來水亮水亮的。雙手搭上水井的邊緣,碧卡佐稍微將身體向前湊。

  什麼也看不見。
  好幾顆小石子發出了聲響掉落下去,消失在黑暗裡。
  領悟到蛞蝓就在那下頭的碧卡佐,將身子更朝水井的裡頭湊去窺看著。

  「啊啊!」

  因為水井的邊緣比想像中還要濕滑,碧卡佐咻的滑了下去。雖然碧卡佐瞬間為此吃了一大驚,但那時也已經來不及了。
  手中拿著的玩具鍋和鹽還擱在水井的邊上,碧卡佐就這樣掉進了水井裡頭。
  劃開了風的呼呼聲,和碰碰撞著水井牆上的聲響不斷響起。
  碧卡佐尖銳的聲音,自水井的邊緣向下流至井底。

theme : VOCALOID
genre : 音樂天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