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4

黑暗森林馬戲團.03 「異形的歌姬.下」

異形歌姬安娜美眉最終回
同時也是被我吐槽「馬戲團團長獵人頭紀實」的時刻到來

以下開放異形歌姬粉絲俱樂部加入會員,意者請洽那個站在大瓢蟲嘴巴旁邊的十公尺高可疑男子---

(以下接後記部分)



  安德烈揮揮手,朝自家的方向回去了。
  而安娜也在望著他的同時揮動自己的手。
  真的好幸福。簡直在做夢一樣。
  安娜陷入了至今從未有過的歡欣之中。
  在那股心情裡,過了不久工作結束的父親回到家裡、母親也如往常般地準備好了晚餐,此刻就到了三人的晚餐時間。
  但是,今天父親的樣子卻似乎有些奇怪。
  和昨天晚餐時不一樣,父親的表情十分嚴肅。從樓梯上走下來的安娜,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和安德烈一起去散步了父親才會這樣,便問了父親。

  「爸爸,今天是怎麼了呢?表情好嚴肅喔……是因為我嗎?」

  父親搖了好幾下頭,緩緩地回答。

  「不,不是的。並不是因為那樣。其實啊,是因為聽說了附近發生了很奇怪的事情。聽附近的獵人說,似乎是發生在他去森林狩獵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安娜認真的聽著。
  父親繼續說道。

  「好像是他在森林打獵的途中,發現到了好幾具動物的屍體。光這樣看,應該是身為在森林裡工作的獵人早就見怪不怪的景象了對吧。但這次似乎不太一樣。普通的狀況,獵人看到的屍體不是皮被剝掉、要不就是殘骸之類的,但他看到的屍體,」

  是『只有頭不見了』。

  頭以外的部分都被丟下、頭的部分則看起來像是被尖銳的物體給切了下來,看得到有意劃下的切面。」
  安娜聽著聽著害怕了起來。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感覺好不舒服好可怕喔……」

  插入話題的母親冷靜地說道。

  「爸爸你就別嚇安娜了。沒事的,人類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呢?一定是動物之類的做的吧。」

  臉上仍是掛著謹慎表情的父親說著。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但是,妳一定要小心吶。爸爸媽媽都很關心安娜妳的。所以妳一定要小心注意的生活才行。拜託妳了。」

  說完之後,父親便默默地開始喝起了湯。
  安靜的餐桌。
  餐桌間飄散著難以言喻的氣氛。連總是開朗的母親,今天也有些不太一樣。
  連安娜也是,在聽了那種話後也無法表現得像平時一般開朗,只是從頭到尾都不說話地吃著飯。
  「嘶──嘶──」的喝湯聲,以及「咔」的咬著麵包的聲響。
  誰都沒對上其他家人的眼神,就只是淡漠的吃著晚餐。只有三人份的那些進食聲,在蠟燭火光搖曳的入夜屋裡響起。
  吃完晚餐後不知是否因為害怕,比平時還更早準備就寢的安娜,回到房間內一個人幻想著。
  如果這個時候安德烈來的話、如果安德烈來保護自己的話。像那樣的,自顧自的想像。所謂的「戀愛是盲目的」也莫過於此。這也是那年紀的女孩會有的想法。
  那一晚,膽小的安娜完全無法入睡。
  已經是深夜了。星星閃爍,月亮則是彷彿在天空中穿出一個洞般的滿月。
  接著突然,從遠方傳來了「嘰──」的聲響。
  安娜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望向窗外。
  是安德烈。
  是安德烈從家裡出來的聲音。
  從家裡出來、穿過了橋,再次朝我家的方向過來了。
  想著「說不定是因為我們心意相通了」,安娜不停注視著安德烈。
  終於安德烈接近了安娜的家,爬上就在安娜房間窗邊的大樹上。
  沒錯,安德烈是來見安娜的。
  終於安德烈爬到了那棵樹的上方,移動到了延伸至安娜房間窗前的樹枝上。
  安娜馬上打開了窗,對安德烈說道。

  「安德烈,我好想你喔。可是,為什麼你要在這個時候來呢?」

  安德烈露出不變的笑容回答安娜。
  「我是因為擔心妳才過來看妳的。可以到外頭去說說話嗎?在這種夜裡只有兩個人在房裡獨處也不太好吧?」

  安娜雖然有些不太懂那是什麼意思,但說真的,現在這狀況簡直就和書裡的戀愛故事一模一樣。令她感覺到了彷彿飛向了憧憬的世界般的那種陶醉感。就因為這樣,她便選擇聽從安德烈的話,離開了家裡。
  安娜將身體伸出窗外,安德烈則將她領了過來。簡直就像書中的畫面一樣。被戀人帶走、在夜裡逃出房間的羅曼史。令人彷彿要迷失在一切完美無瑕、如童話故事般的世界。

  「啊啊,安德烈,謝謝你。」

  接下了安娜的安德烈答道。
  「沒什麼的,安娜。我才想要跟妳道謝。妳這麼爽快的肯跟我來我很高興呢。」

  雖然因為位置有點高令安娜相當害怕,但她還是借著安德烈的力氣到了樹的最下頭。
  雖然至今從未意識到這棵樹的高度,但居然能從比自己還要高上許多的大樹上爬到最下頭還是令她嚇了一跳。
  然後,是對安娜而言睽違已久的夜晚的空氣。舒適的開闊感包圍著安娜。

  在感覺著這陣空氣的同時,安德烈開了口。

  「走吧,一直站在這裡的話會被發現的喔。我們到那邊去散散步吧。」
  安德烈在這麼說後,便牽起了安娜的手走了起來。
  對安娜來說,連安德烈那有些強迫人的地方也好迷人。
  關於這件事情,果然也是因為書裡的戀愛故事都是那樣的。為有些強勢的男性所吸引、女性便與其交往,然後獲得幸福。雖說是固定的橋段,但安娜還是十分希冀著那般直接的戀愛。
  在聊著些瑣事的同時,走過一段村莊靠河的路徑,兩人進入了森林內。
  非常安靜的地方。
  只聽得見兩人的腳步聲,以及遠方的潺潺流水聲。就彷彿這樣的夜裡誰也不會踏進這裡一步的地方。
  只有安德烈帶著的油燈搖動,除此之外的一切都被寧靜的綠意所徹底掩沒。油燈的橘色光線照亮了安德烈的側臉,令人無比憐愛。
  在這種地方,兩人獨處。安娜感覺就好像是真的走進了童話故事裡的世界一樣。
  下一刻,突然停下了腳步,安德烈說道。
  「我們就在這裡說話吧。妳也差不多走累了對吧?」

  安娜看到安德烈因為關心自己而說出那些話真的非常開心。安娜一邊心跳不已的回應,兩人一邊比肩坐在附近被砍斷的大樹殘根上。
  安德烈說道。
  「安娜,妳喜歡動物嗎?我啊,很喜歡稀奇的動物喔。」

  安娜愣愣地答道。
  「嗯嗯,喜歡啊。像那種可愛的動物,比如說狗啊、貓啊……」

  安德烈笑了笑,注視著安娜說道。
  「不對,不是那種。我喜歡的是,在這個世界上擁有展示著無法想像的美的『稀奇』動物。連在森林裡也只有偶而才看得到呢。在當上獵人之後,我也看到過那種動物。不管是毛皮或是眼睛的顏色,全部都太美了。」
  聽著那些話,心跳個不停的安娜說出回應。
  「我好想看看。那種動物,應該很漂亮吧?」

  在那麼說的瞬間,一股從未感受過的痛楚開始在安娜的體內奔馳。一瞬之間完全無法理解是發生了什麼事。

  「妳就是,那種東西喔。安娜。所謂,稀奇的動物。非常的,吸引我喔。」
  無比的疼痛。
  意識逐漸飄遠,呼吸開始變得急促。
  安娜完全聽不懂安德烈在說些什麼。這份激烈的痛楚,以及不知為何面露微笑的安德烈。當安娜朝著自己疼痛的來源望去時,在那邊,

  一把銀色的刀子刺入了身體。

  自背後貫穿至腹部,痛覺急遽地蔓延。
  被刺穿的安娜,用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說著。

  「為什麼、呢……為什麼……安、德烈……」

  不斷溢出的深紅,被搖曳的油燈光明照亮釋放出鮮豔的光澤。用食指沾起些那滴落下的深紅,凝望著指尖的安德烈說道。

  「沒錯,我就是為了這個才會接近妳的。說『想和妳說說話』,也是為了這個。不管是今晚去找妳、或是兩個人獨處,全部都是為了這個。妳為什麼都不懂呢?一般來說應該會知道的吧。妳是有被童話故事給騙成那樣嗎?真是好笑呢。」

  聽見自安德烈口中吐出無法想像的話語的安娜,大顆的眼淚與自體內溢出的深紅一同流下。
  但是,已經太遲了。
  如果能早點發現就好了。完全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被那番不合理所擊潰的安娜,吶喊出不成聲的聲音。
  而安德烈則笑著,注視安娜的那副模樣。

  接著,安娜便,在悲傷之中,結束了生命。

. . .

  當發現時,安娜正佇立在一片漆黑中。
  這裡是哪裡呢?我一定已經死了吧。
  已經什麼都搞不懂了。
  不管再怎麼奔跑、再怎麼叫喊,都只是一片的黑暗。
  喪失。就是這種境界。
  安娜被心愛的人殺害,而身處在不知是否存在於這世上的悲傷,以及絕望之中。
  黑暗之中,雖然微弱,但還是感覺到了氣息。
  即使在黑暗中也感覺得到的,清楚的氣息與空氣。
  吃了一驚的安娜,立刻轉過頭。


  ───在那,站著一位高大的「紳士」。


  這就像是,從書裡走出來一樣的紳士。
  高帽子和手杖,還有純白的手套。
  但,那名紳士卻也令人立即理解他並非常人的,有著巨大的身軀。
  陷入呆滯的安娜,則因驚嚇而癱軟在原地。
  接著,那名巨大的紳士開始說著。

  「妳真是個可憐的孩子。明明是個非常好的孩子,卻遭遇到那種事。背負著龐大哀傷的妳,有資格知道妳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妳啊,想知道在那之後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嗎?」
  在頓了一陣之後,安娜緩慢的張開口。
  「嗯,我想知道……請您告訴我。拜託您。」
  接著紳士,用巨大的左手捧起了安娜,並揮舞右手開始念起了某種咒語。

  黑色的漩渦逐漸圍繞安娜的身旁。
  以無比的高速,紳士右手上發出轟聲的黑色漩渦逐漸溢出。逐漸的像是要覆蓋住安娜的身體般,黑色漩渦變化成了圓球狀。
  下一刻,安娜的視野立刻回到了自己居住的村莊。
  自村莊的上空,朝安德烈的家下降。
  沒過多久,便抵達了安德烈家的屋頂。
  雖然在那樣像是被拉向安德烈家的下降,但在想著「要撞到了」的瞬間,身體卻輕鬆地穿過了屋頂到達屋內。雖然知道既然自己死了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但安娜還是因嚇了一跳而往後退了些。
  第一次看到的安德烈的家。被整理的乾淨整齊的櫃子,還有廚房。
  其實安娜的內心還是有些許的悸動。
  但那樣的感情也只是一略而過,安娜的身體又繼續下降。
  穿過安德烈家的地板、穿過地板之間,然後終於抵達了地下室。
  在眼前有著一扇門。是間被重重鎖起的房間。
  接著就像是直接通入腦中一般,聽到了紳士的聲音。

  「來吧。就走進那扇門後吧。真相就在那裡頭了。」

  咻地,安娜穿過了那道戒備重重的門。

  之後,在眼前是一片令人難以置信的光景。
  「標本間」,或許該這麼形容吧。
  在玻璃箱中有著許多被漂亮裝著的動物標本。
  甚至不知道有沒有到幾十具。
  在牆壁上,也掛著各式各樣動物的頭部製成的標本,全部全部,看來都是被非常仔細的處理過的樣子。
  突然安娜,望向了房間的深處。
  在那裡還有一間小房間。
  紅色的絨毯,還有金色的裝飾。在那大大的玻璃箱內,似乎裝著什麼形狀像人一樣的東西。難道是那個嗎。
  安娜看見了她最不想看見的東西。

  在那,角落的房間裡頭的──。

  就是「安娜」。
  安娜當場哭倒在地。
  然後,她開始責備起了自己。就是因為自己不知世事,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以為這就像童話故事一樣而高興,卻沒有好好的看,他到底是怎樣的人。如果我再多小心一點的話……
  紳士的聲音再度在安娜腦內響起。

  「這樣妳就懂了吧?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他到底做了什麼。妳真的是個很可憐的孩子。明明就沒有錯,卻這樣被騙,到了最後還被殺了。但是,妳還是無法不愛他的對吧?妳就是那樣的愛著他,對吧?」

  在哭泣的同時安娜點點頭。
  「沒錯,我的確是愛過他。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還不成熟,都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察覺安德烈真正的目的……」
  紳士笑了。
  「不過,妳可不能為自己在這世上得到生命這件事後悔喔。所以,就這麼辦吧。妳就在我這裡當個『演出者』來工作吧。雖然是看妳怎麼決定,但如果讓客人們開心、被大家愛戴的話,妳的心中應該也會逐漸儲存起愛吧。妳很喜歡唱歌是不是?那能不能唱那首歌呢?然後用那首歌來娛樂觀眾吧。那樣的話,我就用那些被儲存下來的愛,來讓妳復活吧。不只這樣,就連把時間倒回都是可能的。妳就能夠讓自己被他所愛了喔。怎麼樣?這樣不壞吧?這次就可以和安德烈兩個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喔。」

  雖然安娜因為聽到那番話而猛地抬起頭,卻還是有些無法相信。
  安娜問道。
  「那種事情,真的能實現嗎?」
  聽到「呼呼呼」的笑聲、以及紳士敲響手指的聲音的同時,突然標本室中的標本都開始像如活著時般鮮活地動了起來。
  迄今為止都只是靜靜注視虛空的動物雙眼開始轉動,這房間內的標本全都死而復生了。

  「怎麼樣,這樣就懂了吧?我是什麼都做得到的。來吧,要和我一起來嗎?」
  驚訝的安娜,在猶豫了一陣後,點了點頭。
  然後周圍再度捲起了黑色漩渦,將安娜包圍。
  在被包圍了一會之後,眼前視野突然一亮。
  等發覺時,安娜正癱坐在紳士巨大的手掌上。
  眼前的那景色,令安娜吃了一驚。

  巨大的「蟲」。

  彷彿是貼合上鐵碎片而做出的,龐大的「蟲」。
  那巨大的物體,在安娜的眼前活動著。
  咻──咻──的噴出了五顏六色的蒸氣,不自然的這樣活動著。詭異的外型,還有搖晃著的複數腿足。


  「歡迎妳,來到我的『馬戲團』。」


  紳士就是那座馬戲團的「團長」。
  巨大蟲子的大嘴,發出「嘰嘰嘰」的悶沉聲響打了開來。
  紳士將安娜帶入那張嘴中,而紳士也同樣被吸入了那張嘴裡──。
  在心中描繪著與安德烈幸福快樂的未來,令安娜的胸口悸動不已。
  那就彷彿「童話故事」般的未來──。


=====中場休息時間=====

第一篇的異形歌姬篇完成
目標是在今年將整本翻譯完……希望能達成

說真的,雖然同樣身為女性會覺得安娜實在是太沒戒心
但另一方面又清楚知道這一點都不能怪她
她會被騙就是因為她一直都很孤單,而安德烈也很清楚才會利用這點下手
不過我想安德烈自己大概也沒想到居然這麼容易自己的收藏就多了一件……連他自己都說「妳這傻妹居然這麼容易就被拐」了!

不過我想加入「馬戲團」後的安娜應該會很開心吧,這就是她第一次得到來自血親之外的愛的時候了
而且有個動力在前面,歌姬應該會很拼命吧,嗯!


下一篇是「琵卡佐與蛞蝓」,是個非常夭壽的死小孩和蛞蝓之間愛恨情仇的故事
討厭軟體動物的人可能會覺得不蘇胡,但我覺得看到最後會還蠻舒爽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