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6

黑暗森林馬戲團.02 「異形的歌姬.中」

異形歌姬安娜美眉回合第二回,這部分基本上完全是懷春少女跟金髮帥哥在放閃
請大家用心感受安娜超萌的春心蕩漾狀態(喂)
說真的這本小說大部分的女角都很可愛,除了下一篇的主角死小孩琵卡佐
不過就是因為可愛,看到她們之後面臨的劇情才會讓人想摔書---


  終於到了隔天的早晨。
  雖然安娜最後在不知不覺間睡著了,但還是令人吃驚的早起、而毫無意義的穿著睡衣開始打理起了儀容。
  安娜此刻彷彿是連「這麼做是毫無意義的」都沒發覺般的焦急著。
  平時安娜總是要等到母親來喚人起床時才會醒來,但今天不知是特地費了心思、又或者是太緊張而睡不著,她起床的時刻比起平時還要早了許多。
  但就算是起床了,她還是不停的在鏡子與床邊來來回回走著。在逐漸逼近的時間與完全沒有消退的緊張感中,安娜不斷在房間裡繞著圈子。
  不知是不是聽見了聲響,母親走到了房前。
  「安娜妳是在房裡做什麼呢?一直聽見妳的腳步聲。」
  被母親這麼一說,安娜露出了害羞的表情回答。

  「沒有啊,對不起喔。可是,我沒有辦法冷靜下來啊。因為那個人要來了。唔唔,唔唔唔……」

  母親露出平日的笑容對安娜說道。
  「不用那麼擔心,那個人一定是個好人的。來,打起精神。該是吃早餐的時候囉。」

  聽到母親的話猛然清醒的安娜急急跑下了樓。
  該是吃早餐的時間了。不快點準備的話安德烈就要來了。安娜大概是這麼想的吧。
  看到她的那副模樣,母親則「呼呼」的笑了出來。
  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極為普通的幸福人家。
  當安娜下樓時父親則正擺出了複雜的表情喝著湯。
  「早安啊爸爸,您今天好嗎?」

  看著不同於以往、變得更有精神的安娜,讓父親又是一臉複雜的緩慢開口。
  「嗯,嗯嗯。感覺很不錯,我很有精神喔。嗯,感覺不錯,相當不錯;這個湯,這個湯看起來還蠻好喝的嘛。啊啊,啊啊……」

  果然是心情相當複雜的回應。不管打哪看都是有氣無力,又有點消沉的模樣。
  跟在安娜身後下樓的母親,則像昨夜一樣笑著為父親的杯子注水,而後又添了一碗湯。而且還都是滿滿的。就像是感染到了母親的心意一樣,被倒得滿滿的。
  接著安娜就在父親開口說出「我要開動了」的同時,急忙吃起了準備好的湯與麵包還有沙拉。
  因為吃得太急,安娜還被早餐給噎著了。
  看不下去的母親則將水遞給了安娜。

  「妳看看妳,就是因為妳吃得那麼急。可是會噎死的喔。真是的,還灑到餐桌上了。」

  不知是不是被那個「死」字給嚇著,從母親手上接過的水,安娜也是一口氣就喝完了。等到安娜平靜下來時,家裡三人的早餐也都吃畢了。雖然途中因為安娜吃得太急,有好幾次差點噎到之外也總算是平安的吃完了早餐。
  吃完了早餐,安娜馬上就回到房間,盡自己所能的打扮著自己,站在鏡前再次整理自己的儀容。只有在這個時候,自己才能夠產生自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的自覺。
  就這樣過了一會,父親因工作出門、母親開始做起家事,而安娜則是待在房裡緊張的等待著安德烈的來訪。
  安娜一直死盯著窗子瞧。接著,那個時刻終於到來了。
  從對面的屋裡,那人走了出來、穿過了橋,朝這裡走來了。安娜的心跳撲通撲通的大響著。
  終於他來到了家門前。
  下一瞬間,聽見了「叩叩」的敲門聲。
  ───來了。
  安娜咚咚咚的跑下樓,到了位在客廳的桌子旁。
  瞅了安娜一眼,母親急忙走到了門前,和平常一樣的問道。

  「請問是哪位?」

  從門的另一面傳來了回答。

  「早安,是我。安德烈。」

  果然是他。
  是安德烈啊。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安娜的心臟跳動劇烈的就像是要裂開般。
  短短轉頭看她一眼後,母親打開了門。

  「來,進來吧。」
  母親這麼說之後,安德烈便走進了屋內。

  「抱歉打擾了。」

  像紳士一樣的問候。
  安德烈走進來了。我所憧憬的人。
  每天每天望著的、那英俊、又強壯、又彷彿很溫柔的,那個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就只是想著那些事,安娜就幾乎要暈倒了。
  安德烈望著安娜,神情羞澀的開口。
  「嗨、嗨妳好嗎。妳、妳是安娜對吧。我們是,第一次說話對吧?」
  好漂亮的眼睛。和平時一樣金色的長髮在腦後被綁成一束,綠色的眼珠一邊注視著安娜一邊說著。
  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安娜變得無法動彈。
  在遠遠遙望的每一天裡,憧憬著的、曾以為無法觸及到的那個人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
  想到這件事的瞬間,安娜便因為過度的緊張與歡喜哭了出來。安德烈則被這突然的一哭給弄慌了。
  「為什麼哭了呢?我做了什麼嗎?如果我做錯了什麼真的很抱歉。所以,拜託請別哭了。」
  聽到安德烈這麼說,安娜便更加的喜悅,也流下了比方才更加大滴的淚珠。

  「不是,不是這樣。我是因為很高興啊。能夠和你說話、你肯跟我說話,我真的很開心喔。謝謝你,謝謝你……」

  安娜說完之後安德烈便微笑說道。
  「聽到妳是這麼想的,我也很高興喔。那這樣我今天到這裡來就有價值了。真的很謝謝妳,安娜。」

  聽到他呼喚自己的名字,安娜真的非常的開心。
  悉心妝點過的頭髮和臉,都因為眼淚變得亂糟糟的,發覺到這件事讓安娜猛地害羞了起來。
  擦去眼淚,安娜害羞地低下頭。

  「對了,安娜。我還想再多認識妳一點。妳願意跟我說嗎?啊,但是在問妳之前我得先回答妳才行。」
  聽著他開朗的聲音,安娜點了點頭。

  「剛才我已經說過,所以妳說不定已經知道了,我的名字叫安德烈,是個獵人。每天都會到森林裡去工作。是個很普通的男人啦。接下來就輪到安娜說說自己的事了。」

  安娜再點了一下頭,聲音發抖的開始說著。
  「我、我叫做,安娜。因為有,長角的關係,所以大家很討厭我。喜歡的事情是,讀書,還有,看著窗外還有,看著你……」

  安德烈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咦?『看著你』?意思就是,看著我嗎?」

  糟了,說得太坦白了。
  發現到這件事的安娜,「啊啊啊」的慌張搖著頭。

  「不、不是的,並不是,並不是這樣的!那個、那個啊,那個,那個……」
  說著說著,眼睛開始濕潤了起來。是哭出來的前兆。
  安德烈焦急的對安娜說道。

  「是、是這樣嗎!我懂了!妳一直都在看著我出門工作的樣子對吧!是這樣啊!我很高興喔!真的很高興喔!謝謝妳,謝謝妳安娜!啊啊~真的好高興啊!!」
  雖然感覺有些勉強,但安德烈應該是為了不要讓安娜哭出來才這麼說的吧。
  看到那副模樣的安德烈,安娜噗哧一笑。

  「你真的是個好人呢。我好高興。謝謝你,安德烈先生。」

  望著有些害羞地笑著的安娜,安德烈也看似害羞的噗哧笑了出來。
  在那段時間裡,兩人就聊著彼此的興趣、還有像怎麼度過一天之類無關緊要的話題。
  安娜因為第一次能夠和家人以外的人和睦的聊天而感到非常的幸福。但是,所謂幸福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就到安德烈不得不回去的時刻了。
  「好了,今天我還有事要忙,所以也該回去了。我真的很開心。謝謝妳。」
  安德烈要走了,該怎麼辦。
  突然感到落寞的安娜脫口說了。
  「那個,我們還能一起聊天嗎?」

  安德烈露出微笑說道。
  「嗯,我們下次再聊吧。我很快就會再來找妳的。」
  安娜放心了。因為一直擔心著今天的事會不會令他討厭自己,這時候真的是安心到彷彿全身的力氣都像要被抽走一樣。
  接著安德烈對母親打聲招呼後,便慢慢地打開門走出去了。
  在打開的屋門關起之後,母親說道。
  「呵呵呵。妳啊,表情還是一樣僵呢。不過真是太好了呢,交到了一個朋友。其實我一直都很擔心妳交不到朋友的事情呢。幸虧他真的是個好人。」
  安娜點點頭後說道。
  「嗯,他真的是很好的人。我真的好高興。」
  母親已經察覺到了。
  其實母親,就是因為知道安娜已經迷戀上了安德烈,才會邀安德烈來家裡的。只要看到安娜的反應就馬上能懂了。身為一個母親,當然會想為安娜找一個好人讓她幸福,也當然會想看見女兒結婚的模樣。運氣好的話也想看到自己的孫子。雖然不知道父親是怎麼看,但母親自然是會這麼想的吧。

  安德烈回去之後,便繼續著一如往常的一天。
  心情像置身夢中的安娜,就那樣倒在床上睡起了午覺。大概是因為緊張累積了相當的疲勞吧,睡得相當的熟。
  就這樣安娜還是在黃昏的時候醒來,吃了晚餐,又回到了如平時般的日常之中。

. . .

  兩天後的上午。
  安德烈遵守約定再次來到了家裡。
  母親打開玄關的門,將安德烈請進了家中。
  「安娜,安德烈來找妳了喔。安娜?怎麼了呀安娜。快點下來啊。」

  完全沒想到這事的安娜心裡一慌,急忙開始打扮自己。

  「好、好的!請、請等我一會!真的很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從樓下傳來了母親與安德烈的笑聲。
  好丟臉,望著映在鏡中自己的臉安娜這麼想著。
  這麼一想,看著看著臉逐漸變成了一片鮮紅。
  但是也沒有時間等那片鮮紅褪下了。因為他已經到了我家,就正在等我了。
  將自己打理好的安娜,便下定決心走下一樓。
  而模樣就像平時一樣的安德烈就站在那。

  「嗨安娜,妳好嗎?」

  就連那稀鬆平常的一句話都會令人悸動。
  安娜顫抖的開口。

  「是,是的。我、我很好!」

  聽著那笨拙的說話方式,安德烈笑著說道。
  「哈哈哈,說話不用那麼拘謹的。對了,我今天會來找妳是有原因的。今天我想說要和妳去散散步,可以嗎?」
  聽到這番話安娜差點就要暈倒了。
  心愛的那人說要邀自己一起去散步。
  戀愛中的少女應該會與此刻的安娜有著相同的心情吧。
  吃驚的安娜滿臉通紅的說道。
  「什什什什什、什麼,這樣,真的可以嗎?可、可是,我的,頭是這副模樣,大家一定又會說閒話的,這樣的話你和我在一起……」

  安德烈溫柔的對著因擔憂而低下頭的安娜開口。
  「沒關係的,那種事情我並不介意。妳願意和我一起去散步嗎?」

  還是一臉通紅的安娜,點了點頭。

  和母親打過招呼後,安德烈與安娜便出門了。
  雖然才一出門,周圍的村民馬上便對安娜投以奇異的眼光,但安德烈就像是要擋開那些視線般保護著安娜。
  對安娜而言,安德烈的那番舉動真的非常令人開心。
  因為一直被村民們盯著瞧也沒辦法好好的散步跟談心,兩人就這樣移動到了稍微遠些的地方。
  是在離開了村落、稍微深入森林的一處。
  那裡是安德烈相當喜歡的地方。
  「在工作結束後,我常常都來這裡。又安靜,有不會有別人來,因為待著相當舒服我很喜歡這裡。」

  雖然安娜很仔細的聽著那些話,但激烈的心跳卻不知收斂的逐漸加快了速度。
  安德烈對安娜問道。
  「妳有什麼興趣,或者是喜歡的東西嗎?可以的話是否能告訴我呢?之前都沒辦法問妳呢。」

  看著這麼說的安德烈的臉,因害羞而全身略為僵硬之後,安娜開始說著。

  「我、我的話,是喜歡唱歌。有一手媽媽教我唱的歌,我非常的,喜歡,那首歌。」
  安娜紅著臉這麼告訴安德烈。
  接著安德烈,像是被這話題挑起了興趣般提出問題。
  「唱歌嗎,唱歌很不錯呢。雖然我因為唱歌很糟而不太唱,但還是很喜歡聽歌。怎麼樣,可以唱給我聽聽看嗎?」
  雖然安娜被嚇得立刻紅了臉,但為了回應安德烈無論如何都想聽自己唱歌的期待,她還是下定決心開始唱了起來。

  ──溫暖的人啊,請將我包圍,在溫暖的季節時,帶我走吧──。

  美麗,而溫柔的歌聲。和平時一樣的『陽光洩下之歌』。
  雖然這首歌經常都是在寂寞的時候、或是悲傷的時候唱出來的,但安娜從以前就很喜歡這首歌。
  安德烈吃驚的說道。

  「這不是很棒嗎!妳唱的真的很棒喔安娜!可以教我那首歌要怎麼唱嗎?」

  安娜為了這出乎意料的回應再度紅了臉。
  看著這副模樣安德烈笑了出來。
  這般稀鬆平常的時間對安娜來說實在是無比的幸福。
  「嗯,可以啊。那我們就一起唱吧。」

  在安娜這麼說後,雖顯得有些笨拙,但安德烈也一起唱了起來。

  ──溫暖的人啊,請將我包圍,在溫暖的季節時,帶我走吧──。

  如此美麗的旋律。
  雖然安德烈的歌聲絕對無法稱作好聽,但安娜還是覺得「能一起唱歌」是比任何事都還要幸福的。
  在那之後,兩人就在那裡一直聊到了傍晚。
  關於自己的事、雙親的事,聊了許多許多。
  感覺與安德烈之間的距離逐漸縮短,讓安娜非常的開心。
  在夕陽西下、四周染上一片橙紅的時候,兩人便回家了。
  安德烈將安娜送到了家門口。
  「我還會再來玩的。到那個時候,我們再來多聊些事情吧。我很期待喔。」

  安娜笑容滿面的點頭。
  而安德烈也笑容滿面的回應安娜。

  「那就再見了。」

theme : VOCALOID
genre : 音樂天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