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5

黑暗森林馬戲團.01 「異形的歌姬.上」

我鬥志燃燒惹,然後我累惹。(喂)

回到正題,本回為歌姬回合的開場,請大家好好體會荊棘光圈小天使安娜有多萌
看到マチゲ居然寫出這麼萌的女主角的時候我瞬間傻了
其實這傢伙在寫小說時的語感相當特別,翻成中文時多多少少會把那種特別感給消磨掉一些
希望不會影響到大家觀賞的興致


異形的歌姬


  在穿過森林後,位於美麗山麓間的村落。
  沿著自山上流至村落中心的河川,有著成排的住家與商店,村民們則為了過河而搭起了數座的橋樑。在山麓仍被白雪覆蓋的寒冷季節,冰涼徹骨的空氣自早到晚不停地包圍著村落。
  在由雄偉的大自然所創造的景色中,則有自山上流下的極為透明的泉水。是個自然豐饒,而又美麗的地方。
  在那村落的某個人家裡生下了一個女兒。
  女兒名叫做安娜。
  身為獨生女的安娜,被雙親呵護的養育著。
  父親與母親都愛著安娜,而安娜也愛著父親與母親。
  但,安娜卻有著與常人些許不同的地方。

  在她的頭上,長著「角」。

  生長在頭上的「角」,就以她的額頭為起點圍繞著頭長出了細密的尖刺。
  那就彷彿,荊棘編織的髮飾一樣。
  顏色也正好就是綠色,只要裝點上花朵就像是花冠一樣。再搭配上她的長髮,安娜的「角」甚至是相當美麗的。
  但是,安娜也由於那些「角」承受了許多異樣的眼光,因為如此,安娜封閉起了自己的心。
  而安娜本來也就是相當內向而固執的孩子。
  她逐漸將自己關在自己的殼內,像是看到不存在的敵人一樣。
  因為如此安娜既交不到朋友、也幾乎沒有走出家門。安娜就這樣成天將自己關在家裡。要說有什麼樂趣,就是父母出自關心從遠方的村落買來的書、從屋子二樓自己房間窗戶看出去的風景,還有,唱歌這件事。
  在這之中安娜最喜歡的就是唱歌。而這都是母親教她的。
  開心、寂寞、悲傷,一切都能用歌曲來表現。在寂寞的時候就唱出快樂的歌,在想沉浸於感傷的時候就唱出悲傷的歌。
  因為只要憑自己的聲音就能開始歌唱,雖然仍然是孤獨一人,但歌曲時而會給予她勇氣、時而讓她打起精神,時而也能與她一同難過。歌曲就好比是唯一理解安娜的存在。
  每天每天眺望著村子,一直看著和她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們唱歌、嬉戲,還有不時與戀人說著話的模樣。

  安娜非常的寂寞。

  ──溫暖的人啊,請將我包圍,在溫暖的季節時,帶我走吧──。
  『陽光洩下之歌』
  只要是安娜寂寞或悲傷的時候,她就一定會唱這首歌。
  每一天,就只是眺望著窗外度過的日子。
  「好羨慕」、「我也好想變成那樣」,她總是在想著這些事。
  父親和母親,都是這樣無以復加的愛著我。我真的很幸福。說不定在這世界上找一找,還會有連這份愛也得不到的孩子在吧。
  但雖然幸福,安娜果然還是想要普通女孩擁有的那種幸福。
  早上起床之後,幫父母親的忙、去買晚餐的材料、和朋友們談天。有時間的話就再跟朋友們聊天,然後與當中熟識的男孩墜入情網。與墜入情網的男孩互訴愛語,然後親吻。
  好想過著像那樣的日子。
  但,那樣的日子是不會到來的。
  不管再怎麼想,那種日子也是絕不會來的。
  她深深覺得都是因為在這頭上的「角」,她才會被周圍的人討厭的。
  不想要有不好的回憶、不想要被討厭。既然這樣那打一開始就不要與周圍發生關係就好了。大概也有那樣的膽怯心情作祟吧。
  安娜總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好像是完蛋了一樣。
  但這種話也是不可能與父母親說的。每天那樣辛勤灌溉愛情的雙親,要是聽到了自己的這種心情一定會很難過的。因為安娜也非常的愛著雙親,所以就算被再怎麼逼問也完全說不出口。

. . .

  在每天眺望窗外的過程中,出現了讓安娜相當在意的一個人。
  從自己家的方向看出去,就住在對面屋裡的男獵人。
  將長長的金髮在腦後綁成一束,體格也就像個獵人一樣,很有男子氣概。總是對周圍的人面帶笑容,感覺起來被許多人給喜愛著。
  安娜迷戀上了那個男人。
  對安娜而言,他是如此的閃閃發光。
  和自己完全不同。這麼的開朗,每天出門去工作、回到家時被周圍的人叫住時,便以笑容做回應。看著他那樣自在的舉止、被所有人喜愛的模樣,安娜真的非常的羨慕。
  安娜每天每天,都在眺望著他。
  從一天的開始他出門工作,直到工作回來。
  雖然就只是這樣一直眺望著他,對安娜而言已經非常幸福了。
  只要能每天見到喜歡的人,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安娜就那樣每天看著他,每天想像雙親買來的書上頭說的「如畫般的普通戀愛」。
  手牽著手,到山坡那玩耍。望著眼前的一片景色,兩人一起吃著帶來的午餐。然後就在那悠閒的度過,等太陽下山後再一起回家。要分開時則親吻彼此並說聲「明天見」。
  普通女孩所體驗的戀愛,對安娜來說是如此的奢侈,而又令她如此的羨慕。

  某個早晨,安娜一如往常的從窗邊眺望著外頭。
  接著那名獵人,也一如往常一身出門工作的打扮走出屋外。
  安娜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
  在看見他的臉時胸口深處便瞬間一緊。又英俊,又強壯的那個人。當每天看到那張臉時安娜便愈發地喜歡上他。
  不過,今天的他感覺起來卻有些不太一樣。
  明明平常當他一出家門,都會直接左轉朝山的方向走去的;可今天的他不是正穿過了橋朝安娜家的方向走來了嗎?
  嚇了一跳的安娜,當場慌了起來。
  逐漸朝安娜家接近的那個人。
  變得坐立不安的安娜,馬上鑽進床裡把頭都遮了起來。
  在寂靜之中,只有「撲通撲通」的、安娜體內血液流動的聲音響起。
  接著,傳來了家門被敲響的「叩叩」聲響。
  在安娜體內流動的血液聲,加快了速度變得更加響亮。
  「請問是哪位?」

  樓下傳來了媽媽的聲音。一直在耳邊響起的那略高的聲音。

  「對不起,我是住在對面的安德烈。」

  是他。一定是他。
  第一次聽見他的聲音。
  原來是叫做「安德烈」啊,好棒的名字。
  聽著聽著安娜心臟的深處彷彿到現在從來沒有過一樣的被掐緊,吸進的空氣則被悶悶吐出。自己原來是比想像中的還為他著迷啊,安娜靜靜的再度確認了這件事。
  就在那時,耳邊聽見了門鎖「咖」的轉動聲,門則發出「嘰」的聲音逐漸打開。
  接著安德烈說道。

  「一大早就來打擾真的很抱歉。其實是有事情想請問您……」
  用紳士般的口吻,溫柔發問的安德烈。母親則回答道。

  「請問獵人先生有何貴幹呢?我們家的肉已經夠吃了……」

  安德烈輕輕一笑後說著。
  「不,不是的。我並不是為了這件事。其實我是想請問關於令嬡的事情。」

  聽見自己名字被提起的安娜劇烈的一抖,稍微伸出了頭豎起耳朵傾聽。
  「有事要找那孩子?你是想要抱怨什麼嗎?」
  大概是想起了許多事情有些生氣吧,母親語氣強烈的說著。
  「不是的,我並沒有那種意思。如果令您不悅我真的很抱歉。但我只是因為最近都沒看見令嬡,有些擔心所以才來問問的。」

  聽見這番話安娜又更激烈的抖了一下,在喜悅的同時也流下了眼淚。最喜歡的人,為了被村子裡的人討厭的我、為了連話也沒說過的我,因為擔心我而到了家裡來。僅僅這樣心情就已經覺得無比幸福了。

  「是這樣嗎。我女兒沒什麼事很有精神。就請不用在意了。」
  冷靜下來的母親對安德烈這麼說道。

  「是真的嗎?那我就安心了。不過,其實我很想和令嬡說說話。我一直很想和她聊聊天。請問什麼時候方便可以和她說話呢?」

  安德烈這麼說之後,母親在稍微沉默之後說道。

  「你看起來是個非常好的人啊。如果我女兒能夠接受的話,請務必和她說些話吧。那個孩子一定因為獨自關在屋子裡,所以一直覺得很寂寞的。但是,不好意思今天就請你先回去吧。我先和那孩子確認過再說吧。對了,就請你明天再來一次吧。」

  母親在這麼說後,安德烈發出了聽來有些高興的聲音回應。

  「真的嗎?謝謝您!這樣的話,我明天再來打擾了。我會期待的。那我就先告退了。」
  說完之後安德烈便回去了。
  安娜因從沒想過會從安德烈的口中聽到這番話,一直無法壓下撲通撲通的響亮心跳,而那一整天都窩在床上煩惱著。
  直到黃昏的時候,父親結束了工作返回家中,母親準備好晚餐,安娜也走下了樓。
  餐桌上是一如往常不變的晚餐風景,散發著一如往常不變的香味。
  但只有安娜的模樣和平時有些不同。
  父親看著和以往不同的安娜,有些擔心地問道。

  「安娜,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表情和平時不一樣呢,該怎麼說呢,表情很僵啊。」

  聽到那番話的安娜,立刻慌慌張張的想擺出平常的模樣。
  「沒、沒有啊一點問題也沒有一點問題也沒有就和平常一模一樣喔爸爸完全沒有問題喔真的完全沒有問題的真的沒問題。說什麼表情很僵我的表情一點都不僵硬啊就跟平常完全一樣啊沒事的啦快點吃飯吧沒事的沒事的真的沒事的。」

  瞧著慌慌張張的安娜,母親笑著說道。
  「要說為什麼安娜會變成這模樣啊,爸爸。今天發生了件很稀奇的事喔。對面不是有一戶人家嗎?住在那的獵人安德烈先生今天來拜訪安娜了呢。而且還說了『從以前就很想和安娜說說話』『因為很擔心所以過來瞧瞧』。就是因為聽到那些話安娜才會變成這樣的。」

  這樣啊。從中午之前安娜就是這副模樣啦。
  聽完了這些話父親露出苦澀的表情說著。

  「是、是這樣嗎。那、那、那真是好事呢。嗯,沒錯,那真是件好事。嗯。嗯。啊啊,欸……嗯。是啊。」

  母親又笑了。
  安娜雖然不懂母親笑中的意思,但也並不是那麼在意那件事。
  安娜對父親提出了請求。

  「那、那個人說,他明天還會再來。所、所以說,呢。我可以跟她說話嗎?說不定可以跟他成為朋友,呢。所以求求您了,可以嗎?可以嗎?」
  看見雙眼發光如此說著的安娜的臉,陷入複雜心境的父親煩惱了幾秒。再怎麼說安娜並沒有朋友,也沒有論及婚嫁的對象。所以,雖然是相當苦澀的決定,但父親還是露出了眉間擠出數條皺痕的複雜表情對安娜說道。
  「唔,唔嗯。說得也是。啊,算了,就讓妳去吧。只是說說話的話就隨便妳吧。嗯,嗯。啊啊,不過就只是說話而已喔。嗯。」

  「太好了!」這麼說之後安娜跑到了母親身邊緊緊抱住了母親。
  看著這景象父親露出了苦笑。母親則笑著摸著安娜的頭。
  雖然安娜總算是能嚥下晚餐了,但父親卻是看似一臉難過的慢慢啃著右手握著的麵包。
  查覺到父親心情的母親為杯子注滿了水。
  在奇妙的氣氛中,晚餐結束後安娜回到了房間。
  樓下已經結束了晚餐後的收拾,差不多是該就寢的時刻了。
  但是,安娜卻無法闔眼。
  原因大家或許也已經知道了,就是因為安娜非常的緊張。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就算上了床、閉上了眼,卻也完全睡不著。與其說是睡不著,不如說是眼神還非常的清醒。
  在蠟燭火苗緩緩搖曳的房間裡,飄散著難以言喻的氛圍。嚴格來說,是只有安娜自己體內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氛圍。
  坐立不安的安娜離開了床鋪,開始在房間裡踱著步。坐到了鏡子前,梳整自己的頭髮、又或者雙手交疊胸前靜不下來地在房內繞著圈、要不然就是撲到床上將臉埋在枕頭裡不停扭動。
  總而言之就是靜不下來。
  雖然想說總而言之到樓下喝杯水,卻是完全平靜不下來。不斷不斷的重複那一連串的動作之後,不知是不是累了,在撲上床的第六次左右之後安娜終於進入了夢鄉。發出了安穩的呼吸聲,等待明日早晨的到來。

theme : VOCALOID
genre : 音樂天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安定精神用計數器
自我介紹

yanao

Author:yanao
狡兔第三窟,以VOCALOID歌詞翻譯為主要目的
注意:本歌詞庫是由人肉翻譯機所管理,說不會出錯那是幻覺
而翻譯機功能並不包含歌詞羅馬拼音、檔案下載等項目,如有需要請洽騎魔知識加。
另,對我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改動我的翻譯,感激不盡。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